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一瓶罐头装两颗心

2018-09-15 10:36:19

那年我十二岁,上小学三年级。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正在门前玩耍,一挂着包裹的邮电员进了学校,支好自行车,四下里没找到人。

“小朋友,你知道王娟住哪里吗?”他问。学校原本是祠堂,和我家只相隔一方墙。娟老师人长得特漂亮,衣服总是那么干净,每次上她的课教师总是满的,连很多孩子的爸爸都来识字。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刘老师,人长得很高大,他们都是上海下放的知青。

“她中午拿书出去了,要参加考试,到晚上才回来。”我指指娟老师空空的房间,那就是她的住处。

“这是她在上海的爸妈寄给她的东西,我放她房间,你给照看一下。”那邮电员皱了下眉头,但看我已经像个大孩子,又是娟老师的学生,就从包里取出东西进了王老师屋,转身叮嘱我一定要告诉娟老师,注意接收东西。他下次乡不容易,要骑四十多里的山路,最后走了。

见那人走远,我好奇的跑进娟老师屋,打开那用纸包着的东西,一看,惊得瞪圆了眼珠,满嘴都是口水。

那是两个瓶,里面装着雪白雪白的果子肉。我见四下里没人,就拿起一瓶,摸了摸。外面的玻璃很凉,上面用铁盖子封着口,一晃,那雪白的果子肉在泡着的水里翻滚着。这是什么东西,一定很好吃,我举过头顶,对着太阳照着。突然手一滑,那瓶“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幸好地是黄土,灰多,瓶没有碎,可铁盖子却开了,里面的水撒了一地,雪白的果子肉也掉出了几瓣。我缓过神,慌忙拾起来,可那一瓶水已经流了大半了。

这要是被同学们知道了,不骂我是偷吃贼啊!老师也一定不喜欢我了。我吓得脸煞白,颤抖着手,将那掉在地上的几瓣果子肉用水洗干净,放进罐子里,又加满了水,将盖子盖紧。晚上我躲在角落里,见娟老师和刘老师说笑着回来了。

“我妈寄来的!”一见那瓶,娟老师大叫着,竟然流泪了,很慎重的锁在书桌里。我见她没发现那罐头被弄破,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一连几天,娟老师都忙着看书,没有吃那罐头,我才放下了心,但心里总是有点怕。这天,娟老师见班上好几个人肿了脸,一问才知道,都害蛤蟆气了。我也很快被传染,面颊红肿,用黑墨水在红肿处画了两个圈,嘴疼得连说话都说不出。

“一只土蛤蟆,疼死你。”村长的儿子胖老五一见我,就大声的叫着,被娟老师讯了好几次。那东西传染真快,只两天的工夫,班上已经有一半的同学都鼓着嘴。

“你们这是上火,一会下课我去拿罐头给你们吃,就会好了。”娟老师只一句话,教师里炸开了锅。尤其是胖老五,他这次没有得蛤蟆气,一听说吃东西,嘴上的口水都流得有半筷子长,还没下课,他就第一个冲进了厕所。他爸爸是村长,特别霸道,是村里的土地主,连刘老师见了他爸,都得点头哈腰。

下课的时候,娟老师打开了一瓶罐头,教室里出奇的安静。我仔细的看了看,不是我弄破的那瓶。轮到我吃的时候,我怎么也抬不起头,怕看见娟老师那双闪亮的眼睛。在娟老师不断的鼓励下,最后咬了一小口,真凉,真甜。

“老师,我也得蛤蟆气了。”眼看一瓶快要被同学们吃完了,突然胖老五从门外冲了进来,半边脸竟然也肿了,还有清晰的红肿印。

“老师,他是自己刚刚在厕所用木头打肿的。”一孩子大叫。娟老师惊得瞪大了眼睛,把胖老五揽进怀里,摸了摸刚刚肿起的伤处,把手里剩的一点罐头给了他。胖老五端过来,一口就给喝干了。

课下玩的时候,班里同学都骂胖老五不要脸,他急了,大叫道:“我爸爸是村长,我家什么没有?”

“那是罐头,娟老师桌子里还有一瓶,你家有吗?”我大声的质问他,没想到胖老五一听,眼睛竟然一亮,跑回了家。看着他那一脸的谗样,我突然后悔告诉他这事,暗暗骂自己多嘴,娟老师有麻烦了。

半月后,学校放假了,因为各学校都有很多老师去参加刚恢复的高考,学校没办法正常上课。一天早晨,我见娟老师红着脸在到处找东西,跑过去一问,才知道剩的那瓶罐头不翼而飞了。

“我知道是谁偷的,老师你等着,我去看看。”我飞快的跑到胖老五家,见他家靠墙的大桌上,果然放着一只空罐头瓶,我能确定就是娟老师丢的那瓶,因为瓶口有我弄掉下来的摔痕。

“咱大队能报名参加高考的名额只有一个,我爸爸报的是刘老师。送罐头也没用,你回去让娟老师别再天天复习了,没用的。”胖老五见我老在他家不走,盯着那空瓶子看,狠狠的把我骂跑了。

等我把这消息告诉娟老师时,她哭了。用被子蒙着头,哭得很伤心。我跑去刘老师房间,想让他去劝劝娟老师,平时只有娟老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刘老师都会在她身边。可是刘老师的房间里空空的,连被子都不在。

“真是个负心汉,知人知面不知心!”晚上我经过娟老师的窗前,听到她正对着镜子说着话,用剪刀剪着和刘老师的合影。我渐渐懂得了大人们的仇恨,刘老师偷了那瓶罐头,换来那个参加高考的唯一名额。

只短短的两个礼拜,娟老师就变了个人,瘦了好几圈。我妈妈怕她憋出病,命我常去看看。我一直以为刘老师走了,可是一次赶集,我却看见他和几个别乡的知青在买东西。他一见我,特别的兴奋,跑过来问:“王娟老师好吗?”我没好气的看着他,一句话没说,就走开了。山里的孩子特别尊敬老师,但最不能容忍老师也偷人家东西。

这天我正和村里一帮孩子在玩,突然听到胖老五在大声的骂着娟老师的名字,我气得冲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一起。

“你爸爸真不是个东西,只要人家给点好处就把名额给谁。那罐头是娟老师的,被刘老师偷走送给你,你爸就叫刘老师去高考,真是瞎了眼。”我大叫着,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边打边骂。

“我爸知道是娟老师的,那天晚上刘老师送来的时候,求我爸报娟老师的名字。可是那个罐头我当晚吃了,拉了一夜的肚子,我爸爸后来发现,那罐头早就过期了,都臭了,刘老师是害我,他想让娟老师去高考就去啊,我爸爸偏不,就非报他的名字。”胖老五狠狠的向我吐着吐沫,看来能让他拉肚子,那罐头不臭也烂了。

那天我把实情告诉娟老师的时候,她那张一直阴沉着的脸,乐开了花。眼看高考的日子过几天就到了,娟老师比谁都紧张,总在念叨在外的刘老师一定要好好考。这晚妈妈叫过了娟老师,来我家做客,正在吃饭的时候,门外站着个人,竟然是刘老师。

“你怎么回来了,后天就考试了?”娟老师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问。

“你怎么还没走,去参加高考的都早住在城里了?那天我送罐头的时候和村长说好了,报你的名字。为了不影响你,我去别乡同学那里住了些天,估摸着你现在进城了,才回来。”刘老师黑了很多,背着包,竟也吃惊的问。

王老师一听,泪“唰”的一下子流了出来,扑进刘老师的怀里。

“报的是我的名字,我打算不去高考了,以后咱俩就留在这里吧,孩子们需要我们。”那晚我听见娟老师屋里的哭声,也听见刘老师的安慰声。

直到现在,他们都相守在那所小学,虽然已经白了头发,却依然是孩子王。只是偶尔听到他们疑惑的问,那瓶罐头怎么会是过期的?我总是远远的躲开。世上开封后会变质的东西很多,但真正的感情却永远不会过期,只会越来越浓,越来越甜,就像这则故事,一瓶罐头装两颗心。

刊发三月三2010年9期

智能电子琴
浙江男女运动鞋
瑞海锦苑三居室户型图-三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