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鬼咒第2332章丁二苗的初恋22

发布时间:2020-01-24 14:26:10 编辑:笔名

鬼咒 第2332章 丁二苗的初恋(22)

因为这是施工中的水塘,地下有很多土坑,限制了大家的行动。

步伐一乱,地面上不是长白骨爪,就是长头发或者长舌头,再一次纠缠住了大家。

好在这次,大家的手指都是流血不停,胡乱对付一番,也能自保。

“退后,不要往前走了,前路不通!”丁二苗兜了一个圈子,带着大家返回。

其实不是前路不通,而是丁二苗不敢离开水塘的中心地带。这一块,是老鬼的突破口,虽然已经用大粪和秽物做了压制,但是依旧是突破口,老鬼必定会从这里出来。

如果大家离开了,老鬼趁机冲出来,丁二苗还没有把握对付。

但是丁二苗知道,这样拖下去,对自己还是有利的。

此消彼长,自己终,可以借助大家的力量,干掉这个极为厉害的老鬼。

丁二苗在心里盘算,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有利。

拖到启明星升起的那一刻,那么,这片水塘就是自己的天下了。那时候阴气消散,阳气生长,老鬼鬼气耗尽,基本上就是瓮中之鳖。

大家不知道丁二苗的心思,还以为真的是前路不通,赶紧掉头回来。

“一二一,一二一!”村长继续喊口令,嗓音已经开始沙哑。

“坚持住,熬过这一夜,就天下太平了!”丁二苗大叫,给大家鼓气。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这时候,前方的地面上,一个土包冒了起来。

“孽障,想出来?”丁二苗大吃一惊,舞动桃木剑扑了上去。

可惜迟了一步,嘭地一声响,地面上碎土飞扬,一个高大的黑影从泥土里站了起来,两眼血红,一口白牙,冲着丁二苗森森地狞笑!

“鬼呀……”丁二苗身后的村民们一声大叫,同时停下了脚步,颤抖着抱在了一起。

卧槽,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丁二苗大吃一惊,毫不犹豫地仗剑刺去,高声大喝:“来来来,跟小爷大战三百回合!”

“王八羔子,去死吧!”前方的大鬼身形不动,却忽然一伸手,两只鬼爪陡然伸出七八尺远,掐向丁二苗的脖子。

“媽蛋,死的是你!”丁二苗横剑来斩鬼爪,气势汹汹。

大鬼被丁二苗的气势所震慑,竟然不敢硬拼,缩回鬼爪,呼地一口冷气吹来。

丁二苗正在向前冲,被冷风迎头一刮,顿时觉得掉进了冰窟里,浑身都是一僵。

“去死!”大鬼抓住机会,再一次探出手来,变成尖锐的白骨爪,直刺丁二苗的心窝。

这一招,是要把丁二苗的心肝脾肺肾一起掏出来。

丁二苗身中阴寒鬼气,急切间无法及时躲避,孤注一掷,将手里的桃木剑当成飞刀,向着大鬼掷去。

嗖……

大鬼直取丁二苗,也来不及躲避,一人一鬼同时中招。

但是大鬼的鬼爪探到丁二苗的胸前,却剧烈地一抖,一道白烟冒了出来。而丁二苗的桃木剑,却将大鬼贯胸而过。

“王八羔子,你怀里有法器……”大鬼的鬼爪抖动,非常痛苦,似乎被吸在丁二苗的胸前。

丁二苗也痛苦不堪,却强自冷笑,说道:“蠢货,法师捉鬼,自然全身都是法器!”

其实,丁二苗的怀里,也就是茅山逐鬼大符在发挥作用。这是师父留下的,丁二苗装在身上。

刚才大鬼来得太快,丁二苗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却没想到,大鬼误打误撞,自己送上来了。

“王八羔子……”大鬼抽手不得,忽然飞起一脚,踢在丁二苗的小腹上。

“嗷呜……”丁二苗的身体腾空而起,口中发出一声怪叫。

飞出七八尺远之后,丁二苗才扑通一声落地。但是因为疼痛,丁二苗的整个身体,却都已经蜷缩起来。

“丁老弟!”村长还算有些义气,急忙扑上去,扶起丁二苗,连声叫道:“你没事吧丁老弟!?”

丁二苗扶着村长站起来,从怀中把所有的纸符都抓了出来,冲着大鬼丢去:“急急如律令,去你大爷的!”

情急之下,丁二苗也乱套了,气急败坏。

另外,丁二苗也担心大鬼伤害村民,所以只好全力以赴。假如这里的村民死了,自己可不好交代。

一时间,各种纸符眼花缭乱地在空中飞舞。

其实这里的纸符,除了逐鬼大符之外,其他的符咒,对于眼前这个大鬼,都是无用的。

但是大鬼却也吓了一跳,不知道丁二苗这是哪门子的法术,怎么一下出来这么多纸符,还带上了大爷。

夹在中间的几张逐鬼大符,更是受到鬼气激发,嗖嗖地向着大鬼扑去。

另外的几张火龙符,也在鬼气中燃烧起来,化作火球,照得水塘里一片通明。

大鬼惊骇,转身就逃。

“给老子站住,急急如律令!”丁二苗发了疯一样,两只手都掐着指诀,追着大鬼乱点。

俗话说两军相逢勇者胜,丁二苗的气势,对大鬼形成了震慑力。大鬼担心丁二苗背后有靠山或者还有其他厉害法器,不敢招架,只顾着向前逃命。

但是三贫道长留下的逐鬼大符厉害,抢在丁二苗的前面,紧追不舍。

丁二苗追出十几步,弯腰拾起刚才掷出去的桃木剑,又摸出一枚铜钱,蘸了舌尖血,贴着剑身冲着大鬼飞去:“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

铜钱从顺着剑身飞出,直奔大鬼的背后。

大鬼知道有变化,急忙回头,铜钱已经飞到。

“嘭!”

一道红光闪过,铜钱竟然爆开。

“啊……”大鬼一声惨叫,鬼影被炸开,四散飞出。

但是水塘范围内的黑雾没有消散,鬼影被炸开之后飞入黑雾里,随即不可见。

逐鬼大符一下子失去了方向,飘然落地。

丁二苗手握桃木剑,冷眼看着四周,一言不发。

村长带着大家追过来,问道:“丁老弟,那个东西……死了没有?”

“没死,也差不多了。”丁二苗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说道:“带着大家,继续原地踏步,喊口令!”

丁二苗知道,以这个老鬼的道行,魂魄还会凝聚起来的。

这些黑雾,都是他独自制造的,黑雾没有散开,说明这老鬼还没有彻底丧失战斗力。

村长急忙点头,招呼大家跟上,再一次走起了原地踏步,喊起了口令。

“狗东西,滚出来啊!”丁二苗缓过了这一口气,冲着身边的茫茫黑雾大叫。

但是四野无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鬼躲在黑雾里不出来,丁二苗也没撤,只能在塘底的范围内来回走动,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眼看着已经夜里三点了,黑雾还是一样浓厚,一点没有消散的意思。

而且,丁二苗敏锐地发现了,黑雾中,竟然有了一丝丝甜气!

“不好,迷心之术。”丁二苗吃了一惊,急忙又取出铜钱,贴在剑身上,向着四周射出。

这种甜丝丝的鬼气,带有巨大的迷魂作用,一旦被迷惑,这里的人就会自相残杀,全部死在这里。

所以丁二苗吃惊,想用铜钱把这黑雾炸开,接引一点星光过来。

可是一枚铜钱飞出,竟然没有炸开!

第二枚铜钱也是如此,飞进黑雾里,一去不返,一点动静都没有。

再看那些村民,已经受到了影响,一个个脚步无力,歪歪斜斜,口令也喊得乱七八糟。

这种情况,已经很危险了。

村民们的状况,马上就要面临失去神智的临界点。

“都打起精神,喊口令,大声点,跟我一起冲出水塘!”丁二苗冲到大家的面前,大声叫道。

现在,真的是要冲出水塘了。再不走,丁二苗担心大家会自相残杀,全部死在这里。如果这些人死在这里,丁二苗也得玩完。

可是村民们已经中了迷心之术,面对丁二苗的大声命令,大家都痴痴傻傻,笑嘻嘻地看着,一个个都变得白痴一样。

“喂,别傻笑了,跟我走啊!”丁二苗大叫。

“你是谁,你在乱叫什么?”村长也中招了,斜着眼,伸手来抓丁二苗。

丁二苗情急之下,再一次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村长的脸上!

噗……

村长被喷了一脸血,打了一个激灵,终于醒来,问道:“怎么了丁老弟?”

“别问怎么了,喊口令,带着大家冲出去!再不走,都走不了了!”丁二苗大叫,一边又对着其他的村民喷血。

村民们都清醒过来,在村长和丁二苗的带领下,喊着口号,向前走去。

“嘻嘻嘻……”突然间,有尖细的鬼叫声,从前方的黑雾中传来,并且,一把把的碎土,从对面砸来。

队伍再一次被打乱,大家都抱头后退。

“原地踏步,不要动,等我去看看!”丁二苗提着桃木剑,冒着迎面而来的碎土袭击,冲进了前方的黑雾里。

村长打起精神,带着大家原地踏步。

丁二苗冲进黑雾里,正在寻找那大鬼的鬼影,冷不防脚下一软,陷进了淤泥里。

怎么会有淤泥?这里原本是农田改建的水塘,表层的土已经挖走了,下面是坚实的硬土,不应该出现淤泥的。

丁二苗知道不对,立刻挥剑在地下乱刺。

“王八羔子,跟我作对,死吧!”一声大叫从身后传来。

丁二苗动作奇快,听见大叫,立刻向前一扑,躲避身后的袭击。

同时,丁二苗手里的桃木剑反手向后,以格挡后续的追击。

可是耳边传来咔嗒一声响,桃木剑断了。

“哈哈哈,臭小子,还有什么手段?跪下来求我一声,我让你死个痛快!”大鬼出现在丁二苗的身后,张牙舞爪地扑来。

丁二苗的纸符没有了,桃木剑断了,现在惟一的法器,也就口袋里的几枚铜钱。

难道出师未捷身先死,要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丁二苗有些悲哀,但是随即一挺胸,说道:“老鬼,茅山弟子奉天行道,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生死早就不放在心里了!你要是有种,动手就是了。不过我也警告你,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我今天死在这里,你也必死于我师父之手!”

如果自己死了,师父肯定会给自己报仇,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师父也不会放过这家伙的。

“你还有师父?在哪里,滚出来!”大鬼还真的有了点顾忌,扭头四看。

丁二苗乘机在掌心画符,一抬手,一道掌心雷劈了出去。

砰……

掌心雷劈出,落在大鬼的身上,随即炸开,并且有红光一闪。

大鬼被打得一哆嗦,鬼影向后飘了七八步。

“咦,这次居然成了?”丁二苗惊奇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又一道掌心雷劈出。

原本,丁二苗的掌心雷,是时灵时不灵的,没想到此刻生死关头,掌心雷得心应手,而且颇有威力。

但是这样的掌心雷,对大鬼还无法构成重击。

大鬼随即调整方向,躲开掌心雷,从侧面进攻丁二苗。

丁二苗掐着杀鬼诀,间杂掌心雷,做垂死挣扎。

三五个回合下来,丁二苗又挨了不少的拳脚,脸上都是被大鬼抓出来的血痕。

“师父,徒儿先走一步了,回来以后,记得给我报仇!”丁二苗大叫一声,杀鬼诀点出,直扑大鬼。

这时候,丁二苗几乎毫无求生的希望了,所以喊出了那句遗言。其实丁二苗心里也挺遗憾的,要是师父的万人斩在自己手里,自己大约是不怕这个鬼东西的。或者,茅山大印在手,也可以保自己一命啊。

手上没有法器,捉鬼很吃亏啊。

大鬼哈哈大笑,似乎在戏弄丁二苗,笑道:“小子,等着你师父回来给你上坟吧!”

丁二苗破口大骂,杀鬼诀不住地点出,势如疯虎,毫无章法地追击大鬼。

大鬼猫捉老鼠一样,戏弄着丁二苗,时不时地给丁二苗一下子,却又不一次性打死。

丁二苗早已经精疲力尽,但是却誓死抵抗,不到一口气,绝不躺下。

突然间,丁二苗指诀点出,那大鬼惨叫一声,突然疾飞了出去!

丁二苗已经疯魔了,还没意识到不对,追了过去。

大鬼这次没跑多远,落在一个土坑里瑟瑟发抖,叫道:“臭小子,你还有帮手躲在暗处?”

“放屁,这里就小爷一个人,哪里有帮手!?”丁二苗对着老鬼乱打,掌心雷,杀鬼诀,外加舌尖血……

大鬼顶不住,发出悠长的一声惨叫,鬼影慢慢地消失在泥土中,沉入了地面之下。

“想跑?小爷再给你尝尝童子尿!”丁二苗撤开裤子,一泡尿淋了下去。

尿液落在坑中,嘶嘶地冒着白烟。

大鬼惨叫,又飘了出来。但是此时的大鬼,已经变成了小鬼,鬼影较之先前,矮小了许多。

这是鬼物鬼力不济的表现,它修为消耗太多,只能通过缩小鬼影的方式,来凝聚魂魄。如果鬼影太大,他就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侯马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煤炭临沂温泉疗养院
长春牛皮癣医院哪个治
深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昆明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