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一次执法行动牵出医药回扣潜规则

2018-08-13 14:23:54

本报白皓广西壮族自治区荔浦县人民检察院的一次执法行动,牵出了县医院领导和超过半数临床医生涉嫌收受药品回扣的事实。

在6月11日晚进行的执法行动中,当场抓获一名正在给“红包”的药品供应商和一名准备拿“红包”的医生。

同时,在药品供应商车内,执法人员搜出数十个写有医生名字的“红包”。

直到6月17日,媒体才首次了解到执法过程,进行披露。

6月19日上午,荔浦县向媒体通报了事件的调查处理情况,并表示对涉案人员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此后,再也没有媒体报道此案。

8月15日至17日,中国青年报在荔浦县进行调查,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揭开了盘踞在药商、医院领导和医生之间的医药回扣“潜规则”。

医生收红包被检察院抓现行 6月11日晚8时许,荔浦县城和往常一样热闹,一辆本地牌照的小轿车停在荔浦县人民医院附近的路边,男子黄某(化名)走出驾驶室,掏出打。

一会工夫,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从医院出来,向四周看了一圈后,走近黄某,接过一样“东西”后迅速离去。

男医生走后不久,一名女医生走近小轿车,重复了同样的动作。

此时,已经接到举报的荔浦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正在小轿车的四周埋伏,观察着黄某的一举一动。

当又一名男医生从黄某手里接过“东西”时,办案人员一下子冲了上去。

在亮明自己的身份后,办案人员接过了医生手里的信封。

信封上写着一个名字,里面装着几张100元纸币。

经过检查,小轿车上还有几十个类似的红包,上面都写有医生的名字,里面的钱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

在现场,黄某表示,自己是一家药品公司的业务员,这些红包都是作为“辛苦费”送给医生的。

荔浦县6月19日向媒体通报的情况表明:县检察院进一步侦查发现

liangyi360.com/article/image/2015/10/31/153053_89595.jpg">

,县医院多名医务人员多次收取药品商的回扣,每次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

检察机关认为,该行为涉嫌收受商业贿赂,2名涉案的医务人员和药品商黄某被刑事拘留,5名涉案的医务人员到检察机关投案自首。

事实上,本案中接受调查的,不仅仅是一线医生。

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6月12日,荔浦县人民医院院长邱祖标被刑事拘留。

知情人士称,邱祖标涉嫌经济犯罪。

8月16日,荔浦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告诉,刑拘几天后,邱祖标被取保候审。

县医院里的“退赃”动员大会 了解到,案发后,荔浦县检察院将案件移交到荔浦县公安局办理。

在接受中国青年采访时,荔浦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表示,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不便透露更多详情,现在的主要工作一方面是劝说收过“回扣“的医生继续退款,另一方面是调查给县医院供药的20多家药商是否有贿赂行为。

荔浦县医院一位科室主任告诉,6月下旬,医院曾经开过一次大会,院领导和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参加了大会,主席台上坐着县纪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卫生局局长和检察长等领导。

这次会议的主题,一是宣布院长邱祖标停职,二是要求所有医生主动退出以前收受的“回扣”,以减轻处罚。

在这位科室主任眼里,这就是一场摆“退赃”动员大会,“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大家都在观望,谁会去退,到底退多少。

” 在调查中发现,荔浦县医院,一个住院医生的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普通的坐诊医师月收入也能达到3000元。

在荔浦县的工薪阶层里,这样的收入处于中上水平。

“大家都拿,哪有人会嫌‘回扣’多啊?”这位科室主任向中国青年报坦言,按照每月开药的总金额,药商一般会送来20%做“回扣”。

在6月11日检察院的行动中,也查到了药商给这位主任的“红包”。

“这么多年形成的‘惯例’,退多少回去合适呢?”科室主任说,医生之间谁也不好意思首先开口问。

一段时间里,大家欲言又止,让工作气氛有点尴尬。

这位科室主任称,自己主动去退了几千元钱“赃款”,整个医院有五六十个医生去退了款。

荔浦县医院一名业务骨干告诉,全院一线临床医师总共100人左右,只有这些医师才有开药的权利,“回扣”就是来自药品,多开多得。

这名业务骨干说,现在退款的已经接近80人。

但公安部门有关人士并没有向证实退款医生的数量,只表示,医院有“超过一半”的医生涉嫌收“回扣”,目前总共退回了20多万元,“有退几百的,有退几千的,也有退上万的。

” “打通了院长,就打通了药品进医院的路” 为了摸清医药经销商和医务人员的利益关系,中国青年报辗转找到了广西药商阿龙(化名),他和广西的很多县医院有过业务往来,这其中也包括荔浦县医院。

他介绍,正常情况下,要使一种药进入医院,需要履行一套完整的程序,即:一、医院临床科室提出用药申请并写申购单;二、医院药剂科对临床科室的用药申请进行复核批准;三、主管药品副院长对申请进行审核;四、院长同意后提请医院药事委员会对欲购药品进行讨论;五、讨论通过的药品进入医院药库。

在这个过程中,药事委员会一般一个季度开一次会议,一种药品进入医院需要超过半数成员同意。

而在此之前,只要有环节认为药品不宜使用,都可能终止一个药品进入医院。

“如果严格按照这个程序走,还不给关键人好处,那生意就别做了。

”阿龙反问,“同一类药品有很多销售商竞争,没有好处你为什么愿意买我的呢?” 为了销售出自己的药,阿龙的方法很直接:直接找医院院长公关。

在一些县,阿龙会首先找到跟医院院长相熟的人,然后和院长搭上关系,并承诺给院长购药款的10%或者更高作为“回扣”。

“这样的‘回扣’不是一次性的。

药品进入医院以后,每一次开药都要给10%,一般每个月结清一次。

”阿龙解释说,这意味着以后每开一次这种药,就有10%进入院长的腰包。

有时,“回扣”会给到15%,但一般不超过15%,否则自己就没什么赚头了。

医院院长愿意接受这笔“回扣”的时候,就是阿龙最高兴的时候。

这意味着,院长愿意为自己的药进入医院“活动”。

阿龙说,院长的“活动”会对药品进入医院起决定性作用,但还需要“打点”写用药申请报告的医生、分管药品的副院长、药剂科的相关负责人和药事委员会的成员,以便让进药流程顺利走完,“不要让院长为难”。

“大家都用这样的办法,这都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阿龙说,“在一些县,打通院长,就打通了药品进医院的路。

” “说到底还是老百姓为‘回扣’埋单” 按照“游戏规则”,药品在进入医院后,阿龙需要支付的“回扣”还不仅仅是院长的10%。

阿龙说,自己给医生的“回扣”比例是20%左右,主管药品副院长的比例是2%左右,药品会计、采购和库管总共2%左右。

以规格为0.5g的注射用氨曲南为例。

这是一种抗感染的常用药,阿龙销售给医院的价格为每瓶22.8元。

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医院正常加价15%后的零售价格为26.22元。

“这种药品我需要给开药医生的‘回扣’是5块多,需要给院长的回扣是3块多,副院长和会计等加起来差不多1块钱。

”阿龙说,每种药品的“回扣”比例稍有差异,竞争对手多了,就会适当提高一点。

按照阿龙的说法,患者每购买一瓶规格为0.5g的注射用氨曲南,需要花费26.22元。

而这其中,有10元左右成为“回扣”流入了医务人员的口袋,“回扣”占药品零售价的比例为38%。

除了“回扣”,阿龙还需要为这一瓶药缴纳3元左右的税,以及一些运输管理成本。

计算发现,从阿龙手里22.8元卖出的这瓶药,需要支付的流通成本大约为14元,剩下的大约8.8元是阿龙的进货成本和利润。

“这个药能赚百分之二十多,剩下是进货成本。

”阿龙说,零售价的38%作为“回扣”算正常水平,有的甚至超过50%。

按照阿龙的说法,估算,每瓶0.5g的注射用氨曲南的出厂价在6~7元之间。

也就是说,一瓶出厂六七元的药品,零售时能买到26.22元,中间流通环节涨了大约3倍。

而查阅资料发现,规格为0.5g的注射用氨曲南为限价药,26.22元的价格还没有达到限价水平。

“‘回扣’已经加在了药价里,说到底还是老百姓为‘回扣’埋单。

”阿龙说,药开得越多,“回扣”就越多,有的医生一个月可以拿好几千元。

利益驱使可能导致不合理用药 事实上,也有一些价格低廉药品并没有那么高的流通成本。

比如规格为80万单位的青霉素钠注射液,每瓶的零售价格为0.65元。

这种常用抗生素出厂和零售的价差为0.35元,用于流通环节的费用自然很低。

“但医生常常不用这种药,而是选择其他抗生素。

”荔浦县医院一位医生说。

通过内部人士调取了一份荔浦县人民医院《2011年7月份医疗机构药品使用动态监控一览表》(以下简称“监控表”)。

“监控表”显示,2011年7月,荔浦县人民医院销售排名第一的药品为头孢美唑钠,规格为1g的头孢美唑钠粉针剂,医院批发价为46.47元,加价15%后,价格为53.44元。

整个7月,这种抗生素类药品总共销售了5.5764万元。

该医院销售排名前五位的药品中,还有规格为40毫克的甲泼尼龙琥珀酸钠注射剂。

这是一种激素类药物,医院批发价为每支27.61元。

而在销售排名前50位的药品中,并没有青霉素钠注射液。

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专家、海军总医院药剂科原主任孙忠实教授认为,对于一个县医院来说,这样的药品销售清单,显示出用药异常的现象。

孙忠实分析说,头孢美唑钠价格较高,临床一般不应该用,而应首选疗效稳定、价格相对便宜的头孢呋辛钠,“如果销量第一的是头孢美唑钠,那就是异常现象。

” 在“监控表”中查询发现,荔浦县人民医院头孢呋辛钠粉针剂的销售排名,仅仅在第47位。

每支规格为0.75g的头孢呋辛钠粉针剂,医院批发价为1.286元,远远低于头孢美唑钠粉针剂。

“甲泼尼龙琥珀酸钠注射剂销售排进前五,也是一个异常现象。

这种激素类药物副作用比较大,一般谨慎使用,销量大说明给病人输液时,‘三素一汤’的现象又出现了。

”孙忠实解释说,“三素一汤”是指抗生素、激素、维生素联合,加入葡萄糖注射液,给病人输液,其后果就是造成细菌耐药,不利于疾病的治疗。

按照“监控表”的价格,规格为40毫克的甲泼尼龙琥珀酸钠注射剂,医院批发价为27.61元。

“不该用的药用了,该用便宜的药用了贵的,这就是不合理用药。

”孙忠实表示,继续“以药养医”,不合理用药依然会继续。

本报南宁8月23日电

北京律师事务所
矮小症治疗方法
征地赔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