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绿野猎鲨行动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11:33 编辑:笔名

一,题材剧种:  正能量主旋律,打黑除恶类惊险悬疑、动作枪战片,院线电影品质。  当代前卫节奏,微信转账,网络黑客,伪钞制造术,私人跑车、游艇、直升机等。    二,参考剧目:  1,吴京导演主演的电影《战狼》。  2,日本老电影《砂器》。  3,张涵予主演的《湄公河行动》等。  4,好莱坞经典电影《眼镜蛇的崛起》等。    三,故事梗概:  随着奇峰县的伪钞暗流案愈演愈烈,公安部《猎鲨行动》专案组组长高明相机把“歼灭战”的战场定位在奇峰县凤岭乡,在得力干将、警花——奇峰县公安局副局长、专案组执行组长柯蓝,和高明的心腹干将郝刚,以及退休县长石立山为首的正能量干群同仇敌忾、紧锣密鼓地配合下,巧妙地发动了一场空前壮美的“全民参与、打黑除恶的决战”,向挂名广东立德国际集团的老板——公安部和国际刑警组织正在严厉打击的“虎鲨帮帮主”王立德发起了毁灭性的打击……多行不义必自毙,邪不压正是天道。    四,故事大纲:  奇峰县地处鲁苏皖三省交界区,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  乡下的农民准备收秋、过中秋节的那天,公安部《鲨猎行动》专案组长高明秘密前来奇峰县,与县公安局副局长、《鲨猎行动》专案执行组长柯蓝准备大刀阔斧地实施“的歼灭战”。  上个月,普通百姓都很注重的中元节(七月十五)那天,县城中心派出所和四周的乡镇派出所相继接到各菜市场商贩和很多夜店老板的举报,他们收到了一批一眼看不出破绽的仿真伪钞,每个受害人的数额都不大,总和却高达五百多万元,而犯罪嫌疑人都是貌不惊人的一过性流星客……在各路新闻媒体的关注下,柯蓝权威的怀疑,这可能是从其他两省“外流进来”的,而很多封建迷信的老百姓却七嘴八舌地疯传这是“鬼节”见鬼了,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给县委市委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压力和负面影响……  没过几天,本是安徽省户籍的、以捡破烂为生的李老头拿着五十万现金到城西农行去存款,被当场检出四十五万元的伪钞!据李老头交代,那笔伪钞是他在高新科技园前的垃圾沟里捡来的,里面原来还夹杂着两颗子弹——M制的狙击步枪子弹。  柯蓝亲临现场去一看,差点气死过去——高新开发区在县境西南部,接壤安徽省驼峰县所属的蜈蚣岭,区里的外资企业多达二十多家,外籍员工多达一千多人。李老头捡到伪钞和狙击步枪子弹的垃圾沟里,各种来历不明的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比比皆是,根本无从查找犯罪嫌疑人是谁。  高明和柯蓝边谈边开车巡视到城南农行门前时,县土管局局长陆凯的小舅子——位于县境东南边角、接壤江苏省凤尾乡的凤岭乡“土地爷”石大炮,醉醺醺的带着跟班爪牙狗子和司机,牛叉无二地扛着四编织袋现钞,前来农行存款,被收银员当即检出二百多万的伪钞。相请不如偶遇,柯蓝当即接手查办此案。  据石大炮和狗子一致交代,这些“钱”是广东立德国际集团化工公司向他买地的钱,由广东立德国际集团的首席代表郝刚和他签字的合同为证。  柯蓝正想打电话约见郝刚,郝刚反倒提前一步打电话来报警——在本县退休县长石立山等人的领导下,奇峰县凤岭乡的村民集合了一衣带水的江苏省凤尾乡和安徽省凤头乡的村民数千人,暴力反对他们征地建厂,已经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  柯蓝慌忙暂押了石大炮和狗子,亲自带队前往凤岭乡“维稳平乱”。  郝刚没有谎报案情。在奇峰县退休县长石立山等人的领导下,以凤岭乡卧虎村为中心的三省十几个自然村的村民人山人海,个个拿着铁锨为主的常用农具,与广东立德国际集团的首席代表郝刚带队的建厂施工队发生了你死我活的械斗,施工队的民工头破血流、横躺在地二十多个,三省三县的七八辆120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正在顾此失彼的就地抢救。  早就到场的凤岭乡主管领导和凤岭乡派出所长李凯,安徽省豹头岭乡领导和该乡派出所干警、江苏省大湖乡领导和该乡派出所干警们,分明偏护着石立山们一方,郝刚们要敢动手反击,马上暴力管制。郝刚们看似个顶个的兵强马壮,却被动挨打的损失惨重。  这是一场非常严重非常复杂非常棘手的民变案件。从卫星地图上看,凤岭以绵长雄浑的气势,贯穿三省的地域,从红色党史和军史上看,这里鲁苏皖特委和解放军某部的诞生地。奇峰县凤岭乡是插在三省交界区的钉子户,一直属于三不管的弃儿,原始风貌保持的很好,而被国家列为二级风景保护区,红色根据地纪念馆、革命教育基地。  石立山更是个柯蓝惹不起的刺儿头,光荣的退伍军干,先后做过凤岭乡的一把手、奇峰县土管局局长、奇峰县县委常委、县长……他始终义正词严地抗辩说,不经中央有关部门批准,任何单位不得在此建厂,特别是“一人受益、全民遭殃”、污染严重而臭名昭著的广东立德国际集团化工厂,何况广东立德国际集团根本没有按照既定的合约,给出让土地的农民做出相应的补偿?!  郝刚理直气壮地争辩说,有省市两级土管局(厅)和环保局(厅)、工业局(厅)等主管部门审批的文件为证,他们“有权”在此征地建厂!他还出示了现场录像为证,这片土地的“土地爷”石大炮已经代表其他村民“地主”,领走了应有的现金补偿……  这么严重复杂的争议,已经超出了公安局管辖的权限!柯蓝就事论事,要亲自抓捕负有故意伤人罪的石立山,又引发了空前暴烈的警民冲突。柯蓝只得向市公安局求救。市公安局很快调集强大的警力,巧妙地掩护着《猎鲨行动》专案组特警队员,快速赶来增援。  郝刚见势不妙,慌忙向他的主子——广东立德国际集团老板王立德报警。  青山绿水却人烟罕至的凤岭山区,一个不易察觉的防空洞里,王立德亲眼监督着一群荷枪实弹的精兵强将紧张有序地印刷伪钞,扩建加固防空洞的空间。一些“铁证如山”的证据证明,这个防空洞早是八路军游击队的指挥部,后来改建成了解放军的兵工厂,特殊时期的防空洞……已经被废弃多年,而今已被王立德修整的焕然一新,成为伪钞印制车间和弹药库、太阳能发电站、违禁化工品等恐怖组织的魔窟。  久经沙场的王立德看过郝刚发来的实况视频后满意的欢笑,他认为没有老百姓来闹事、警方不关注才不正常。他老谋深算地吩咐郝刚,实在不行,就把化工厂换成机床厂,不差钱……郝刚唯命是从,蓄势待发。  就要接任奇峰县县长的县土管局局长陆凯,和鲁南市主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丁红梅为首的市县领导们,很快风风火火的赶来,他们首先权威的指令柯蓝们强行间隔开石立山为首的村民和郝刚们的距离,把伤者送往医院治疗,接着就地办公,严厉责备石立山们倚老卖老,聚众闹事,给扩大改革开放的硕果下绊腿……要代表县委开除石立山们的党籍。  石立山们理直气壮地不服,要集体去省里上访,高明这才以省委特派员的身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权威的处理这场在网络上轰动全国的暴乱事件。  柯蓝刚想忙里偷闲的松口气,李凯和其他三个乡的派出所长慌慌张张地来报告,那些被强行劝退的、十多个自然村的村民们发现,他们每个村至少不见了两个人,疑似在那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战中,被郝刚的黑手巧妙地谋害了!  柯蓝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分说,强行拘捕了郝刚。郝刚连连喊冤,为洗刷清白,他被迫主动地带领柯蓝和李凯们进厂搜查,结果嫌疑重大,却一无所获。柯蓝不肯就此善罢甘休,严令李凯继续带队蹲守,直到找到人为止。  实况视频看到这里,王立德紧张了一阵又松口气,柯蓝和李凯亲自检查过的那辆“出口化学品专用车”的大罐里,装满了反人类的致命毒气和烈性炸药,堪称“中型氢弹”,不到“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时刻,不能引爆!好在有眼无珠的柯蓝们没查出破绽。  凤岭的前辈“土地爷”石立山大胆地猜疑,这山路多岔又植被茂密又夜色沉沉的,手机信号又不好,是不是那些村民们在回家的路上走迷路了?他更担心这荒山野岭里真的有狼群和毒蛇害虫防不胜防……  人命关天,又是在这众怒难犯、一触即发的火山口上!高明慌忙权威的责令柯蓝们亲自带队,在石立山们的指导下,配合各村村民们连夜进山找人。  柯蓝没气死要活活累死,她和石立山率领的中路大军一度走到王立德们潜藏的防空洞前,无所顾忌地破口大骂上级领导们的丑恶,甚至干脆躺在王立德的枪口下装死,后面的士气随即大跌,纷纷灭灯熄火,在月色朦胧的夜色里,就地歇息偷懒——《猎鲨行动》专案组的特警队员趁机紧张有序地分流潜藏下来,纷纷占据有利地形,威力强大的枪口和炮口瞄准了王立德们所在的防空洞口,准备悄然突袭。  王立德们偷看的又着急紧张又忍俊不住粲然窃笑,只能理智的以静制动,蓄势待发。  忧心忡忡的石立山坐不住,他首先强打精神,拉起装死的柯蓝,动员跟随在后的大队人马继续虚张声势地向前找人。王立德们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开始轮班休息,注重观察柯蓝们在月色朦胧的荒山野岭间亮起的点点灯光,推断他们的进度和搜查的结果。  柯蓝们很快在意料之中的“无功而返”来——这次“回马枪”来的人马,全是精明强干、荷枪实弹的武警特警。在柯蓝身先士卒地带领下,当即从正面洞口发起强攻。王立德这才清醒的发现,那批潜伏下来的武装特警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突袭入洞,首先扼守了正面的洞口,控制了整个防空洞的配电室,关闭了所有电源开关,“干掉了”王立德的眼睛,接着利用的夜视系统,干掉了大半在睡梦中荷枪实弹的武装歹徒,占领了纵深的印钞车间和弹药库、毒气仓,并在拆卸自毁的炸药,就要接近王立德独自藏身的“主控室”。王立德在手机照亮的荧光里,绝望的恶毒的引爆了特警们还没来得及接近的炸药,几乎炸毁了整个防空洞,很多特警因此壮烈牺牲,刚进洞的柯蓝也身负重伤……  与此同时,“猎鲨行动”的战斗全面打响。  在反恐防化特警的护卫下,郝刚开着那辆“出口化学品专用车”,驶入高明指定的安全区,拆除了遥控自毁系统,放出了罐里的反人类致命毒气,起获了罐里的烈性炸药……  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警方,突入广东立德国际集团在深圳的总部,击毙和逮捕了一批追随王立德祸国殃民的亡命徒……上海警方突入广东立德国际集团上海分部,击毙和逮捕了一批王立德的心腹爪牙……  就要接任奇峰县县长的陆凯和鲁南市副市长丁红梅,主动接受省委专案组的管制……  三省三县的乡亲们这才清醒的得知,这原来是高明和柯蓝们精心组织的一场“全民参与,打黑除恶的特大风暴”。高明在表彰大会上通报说,早在他担任南国边防武警总队副司令时,广东一个主管化工批文的高官巨贪“疑似畏罪自杀”,专案组从他的海量赃款里居然查出了高达二千多万元的仿真假钞,而来历已经无从查考。中央专案组起初怀疑是境外排毒、暗流进来的,就指派高明专门排查境外的伪钞制造专家和相关的人力设备,结果倒是大海捞针地捞到两个“类似的大鲨鱼”,却驴唇不对马嘴。不久,上海一个主管化工批文的高官巨贪,也“疑似畏罪自杀”了,专案组从他的海量赃款里也查出了高达三千万的仿真假钞……  中央专案组和高明开始清醒的意识到,这绝不是简单的“疑似巧合”——那些海量的伪钞都是一手制造出来的,两个死有余辜的高官巨贪都是主管化工批文的,再看他俩的档案资料,居然都是高明所在的边防武警部队的转业军干?!虽然两人生前很少来往……  这个神秘的魔掌,难道也是边防武警部队的转业军干?!  高明开始睿智的排查与两个死去的高官巨贪有交织关系的转业军干,终于找到了一个的嫌疑人——前云南边防武警总队第十三大队中校大队长、今天的广东立德国际集团董事长王立德!  高明特派他的心腹干将郝刚,戴着严重违法犯纪而被开除的黑帽子,走捷径去接近王立德获取犯罪证据,却迟迟一无所获——用世俗的眼光看,广东立德国际集团集化工、建工、房地产、机械制造于一体,总资产高达数百亿,美称南国的龙头企业,王立德日进斗金,都用真钱点烟、用黄金做马桶,他还用得着那么冒险犯罪、自寻死路?高明和中央专案组一度在这个困惑点上,推翻了对王立德的怀疑。  就在高明打算撤回郝刚时,新爆点意外的发生了——远在千里之外的鲁南市副市长、在鲁苏皖三省交界区赫赫有名的“铁娘子”丁红梅,在美国求学的女儿孙露,突然寻求驻美大使的保护,并要求尽快护送她回国来,找衣冠禽兽的王立德和她妈妈丁红梅报仇雪恨——据孙露爆料说,她疑似丁红梅和王立德的私生女儿,王立德很可能是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正在严厉打击的,专门研制反人类的毒品药品、军火兵器,以及各国仿真伪钞的“虎鲨帮帮主”!  高明大喜过望,当即亲自去卫护孙露顺利回国来,接着密捕了丁红梅,进一步得知了王立德那些鲜为人知的隐私根底——王立德的亲爹丁满仓,是丁红梅的亲大爷,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光荣牺牲的革命烈士,而如今早已被奇峰县官方和民间淡忘。那年的王立德才两岁多,他娘王丽娟才二十二岁、人见人爱的俊俏少妇,很普通的农村社员。丁满仓在家里行大,丁红梅的爹丁满囤行二,下面还有三个弟妹,大众化的日子紧巴巴的,姑娘好嫁人,男丁难娶亲,丁满囤又早对大嫂王丽娟垂涎三尺,世风又流行寡嫂嫁小叔子的行为,丁满囤随即公开的强占了嫂子王丽娟为妻,却没有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去登记结婚。王丽娟起初为了年幼的儿子而逆来顺受,委曲求全,并同意了县武装部和县民政局的抚恤照顾,破格提拔丁满囤去做了乡派出所民警。丁满囤从此开始大开眼界,见多了更漂亮更俊俏的大姑娘小媳妇,就丧心病狂的始乱终弃,抛弃了王丽娟母子,在城里风风光光地娶了丁红梅的亲妈为妻。王丽娟已经被丁满囤搞得怀孕在身而不堪委屈,就抱着儿子王立德去城里找丁满囤讨个说法。禽兽不如的丁满囤就用江湖黑手段迷昏了王丽娟母子,威逼利诱一个精明能干又胆小怕事的人贩子,连夜把王丽娟母子贩卖到了千里之外的王家沟——一个飞鸟不落地的封闭式的穷山沟,被刚刚丧偶的村长兼民兵连长王根生“慷慨的收买”。 共 89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儿童癫痫病患发作时的一些常见症状

上一篇:心喜1

下一篇:初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