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杨柳我爱北京天安门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5:10 编辑:笔名

夕阳西下。村子笼罩在一片灿烂之中,高高低低的树木和错落有致的房子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只见村书记刘四满和治保书记兼会计吴大根一前一后悄悄滑进了刘老铁家。刘老铁老两口正准备吃晚饭,好去邻村看淮剧表演时占个好位置,没想到这时村干部推门进来了,感到有点意外,都给愣住了。还是刘老铁老伴罗素芳反应快,赶紧麻利地拉过一张长凳,又用袖子把长凳抹了一遍,让村干部们坐下说话。  村干部们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上门来是因为刘老铁二儿子刘刚家责任田被征用修高速公路的事。一条沿海高速公路将穿村而过,全村除了拆迁17户外,还要征用不少村民的地。拆迁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可刘四满凭着执政村委会多年的威严和一张利嘴,硬是让一个个村民在拆迁合同上签了字,按下了红手印。谁知在征地的家刘刚那就卡住了,刘刚死活不满意政府给他的征地补偿金,非要加价5万元才肯罢休,否则签字的事没门。刘四满知道来硬的不行,得罪人不谈,乡里乡亲的以后弄不好就结下仇了。思来想去,看在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的本家面子上,这才放低身子来找刘老铁套近乎,让他好好劝劝刘刚。本来刘四满想加点钱给刘刚算了,给他点甜头尝尝,可刘刚开口就要5万,不给一点商量的余地,这是不可能的,再说开了这个头,以后村里的征地工作就更难做了,村民们一个个眼睛都瞪大了瞧着呢。  刘老铁是个老实庄稼人,见村干部上门来了,赶紧放下刚端起的碗,让老伴张罗去买菜准备晚饭,留村干部喝两杯,心里叫苦今晚的戏看不成了。刘四满却摇摇手,一把拉住要出门的刘老铁老伴,连连说晚饭就免了,老哥!你给好好劝劝刚子,政策是国家定的,征地补偿金是县里统一划的,我作为一个做叔的也想多给刚子点,胳膊肘总往里拐吧,可你知道,村里人一个个都鬼精,日夜张着耳朵听着呢!我心里还没个数,不至于让自家侄儿吃亏,你让刚子还是早点把字签了,要知道迟一天签字要扣不少钱啦。罗素芳脸上挂着笑,不停地说劳他叔给费心了,心里却在骂,说起来一套套的怪好听,一口一个侄儿的多亲,这么多年也没见你一个铜钱大的好处,这会遇上难事,倒认起本家来了,八竿子够不着的事,才不稀罕哩。不过,村干部出门时老两口还一个劲地宽慰刘四满,一定会把四满叔的好意告诉刚子,绝不会让你费一点神,叔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刘四满昨晚和高速公路指挥部项目办负责征地的几个科长喝高了,起码下去小二斤贵宾洋河大曲,头有点痛,早晨起来得有点迟。太阳老高了才起身,在桌前刚坐下接过老婆盛来的一大碗荞麦粥,就见会计吴大根脚步慌慌的喘着气推门进来了,看来他是一路小跑过来的。书记!刘书记!刘四满只好放下筷子,慌什么,又是什么屁大的事,瞧把你急的,早跟你说过了,遇事要淡定。来,擦把汗坐下慢慢说。  吴大根呼呼喘着,边用衣角擦着眼镜上的雾气,边十分着急地说,刘刚两口子上访去了。  刘四满听了,嘴角微微上翘,掠过一丝不以为然的嘲笑,上访?我以为又是什么大事,由他折腾去吧!还不是白跑一趟乖乖从县城灰溜溜回来?就他,翻不起大浪。  这回可不一样了,是去了北京。  什么?居然去北京上访!刘四满大感意外,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还愣着做什么,赶快给王鑫打电话,让他把车加足油,就说今天村里租用他的面包车一整天。快!无论如何要把刘刚两口子给截下来,真是无法无天了,什么事不好商量,动不动就去上访,搞得深仇大恨似的,还去北京上访。大根,目前维稳是大事,在这种事情上出了豁子,丢了头上这顶乌纱帽是小事,一辈子都抬不起来头。  刘四满粥也顾不得喝了,赶紧夹了皮包和吴大根一起出门。  刘四满、吴大根和驾驶员王鑫在在县汽车站八双眼睛瞪得溜圆,连厕所都没敢上,累个半死也没见到刘刚夫妇的影子。刘四满顿时头大了,转过身问垂头丧气的吴大根,你消息准确不?  千真万确!村里人好多人看着他夫妇俩背着包出发的,还说这回去北京上访非讨个公道回来不可。吴大根信誓旦旦,知道这种事开不得一点玩笑。  三人在车站一直等到天黑,眼睛生疼,也没看到刘刚夫妇在车站出现。一直守车站关门才在车站附近的小饭店里点了几个菜,草草吃了饭又往村里赶。  刘刚家新建的二层楼房里果真乌灯瞎火的,大门紧闭。  半夜时分,思前想后的刘四满还是把刘刚两口子因为不满征地补偿金标准,去北京上访的消息电话告诉了乡里分管信访工作的乡长孟龙光。孟乡长一听立即就炸了,顿时大发雷霆,让刘四满连夜去北京把人抓回来,在半路上把两口子给揪回来。孟乡长发完一大通火又问刘四满,要不要乡派出所去两个民警给协助一下?  刘四满想了想,赶紧表态,还是不麻烦派出所了,我们自个村的事自个来解决。他知道,去两个民警,所有费用都得村委会给报销,还欠一个天大的人情。  刘四满一边赶紧让老婆收拾东西,一边又给吴大根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刘四满对着手机一字一板地说,“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见电话里好一会没吱声,这才眯着眼又说了句,“你爱不?”吴大根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弄不明白书记大半夜的怎么给背起了歌词。正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忙说,“我……我也爱北京天安门!”不知书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刘四满接着说,大根!去过北京没有?吴大根以为书记要安排他去北京截刘刚夫妇,忙慌乱地说,没去过,真没去过!刘四满在心里暗暗发笑,看把他慌的,到底嫩了点。  刘四满这才不慌不忙地进入主题,大根!明天你和我一起去趟北京,村里账上的储蓄卡上不是有高速公路指挥部给的6万元拆迁调解费吗?你带上卡和车费就行了。明天一早你让王鑫送我们去海州火车站,我已经定好了火车票,我俩乘火车去首都北京,一定要把刘刚两口子给押回来,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这可是孟乡长安排的,容不得一丝耽搁。  王鑫开车刘四满、吴大根送到海州火车站就回村了。刘四满两人在车站票务中心窗口取了预定好的去北京的火车票,就在候车大厅耐心等9点40分开往北京的1093次火车。吴大根次坐火车,听说火车上的东西贵得吓人,就溜去候车大厅外的车站超市买了一大包吃的喝的,知道刘书记好两口酒,顺手给他拎了两瓶贵宾洋河大曲,一问价,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188元一瓶。想想还是放进购物篮里。就在吴大根买完东西付了钱准备去候车大厅与村书记刘四满汇合时,吴大根突然被人封了穴位似的定在那儿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张口正要大叫,却被身后一个人给捂住嘴。扭头一看,原来刘四满书记,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后。  吴大根在火车站超市居然看到了刘刚夫妇在买方便面。刘四满悄悄把吴大根拉到一边,我早看到了。这不,你说我俩火车票都买好了,再过20来分钟,火车就要来了,就这么着回去算什么呀。一年到头窝在村里,好不容易捞到一个出公差去北京的机会,就这样半途而废?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  吴大根一下子懂了。  刘刚夫妇上了去北京的1093次火车,刘四满和吴大根从站台另一端也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不过,他俩是软卧。  经过三天两夜的颠簸,北京西站终于到了。吴大根下火车后一路紧跟着刘刚夫妇,眼都不敢眨一下,直到看见刘刚夫妇住进了一家建筑工地的工棚才放下心。赶紧打的与在另一家宾馆住下的刘四满碰头。  刘四满和吴大根站到刘刚夫妇面前时,正在泡康师傅桶面的刘刚夫妇确实吓了一跳,张大了嘴好一会,以为是在做梦,好像村书记和吴根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刘四满没了一点往日村书记的威严,像看着自家的儿子儿媳满脸笑容。刚子,明天跟我们回去吧!回家什么事都好商量,你四满叔还会给你亏吃吗?  回去?!我们刚来北京,为什么要回去?刘刚两口子莫名其妙。我俩是来打工的,刚起的楼房拉下不少债,如今楼上的铝合金窗户都没钱安装。  你们不是因为不满征地补偿金来上访的吗?  上访?刘刚明白村干部从天而降的原因了。嘿嘿笑着说,那是我说着玩的,凭什么一样的地,征收补偿金标准却不一样。我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来北京打工时这才故意放了风,也让你们村干部紧张紧张。听说如今要想让干部不得安宁就得上访,没想到你们听风就是雨信以为真了,速度可快呀!我们刚下火车还没喘口气,你们后脚就到了,比飞毛腿导弹还快。  刘四满和吴大根听了面面相觑,脸上灰灰的,有点哭笑不得。  刘四满和吴大根带着刘刚两口子外出吃饭。吴大根捧着菜谱看的时候,刘四满吩咐点一个北京烤鸭,让刚子两口子也点两个荤菜。说着转到一边角落,打电话给孟乡长汇报工作进展情况。乡长,真给截住了!我们现在已稳住了两口子,请您指示下一步怎么办?孟乡长把刘四满夸了一通。再三嘱咐一定要把刘刚两口子带回乡里。千万不能让他们去上访,开了这个头,以后对征地补偿金不满意的都上访,那麻烦就大了,有你好好喝一壶的,难于上青天一点不跨张。  刘刚老婆的四哥陆建华在北京一个建筑工地上做钢筋工包工头,刘刚两口子就是来投奔他的。  让刘四满头疼的是,孟乡长一定要把上访的两口子带回乡里,可刘刚两口子坚称是来打工的,死活不肯随村干部回去。刘刚更没想到本来自己只是想戏弄一下村干部,呕心他们一下,好发泄自己对征地补偿金的不满,没料到自己的一句上访戏话,居然真成了一幕恶作剧。  刘四满和吴大根花三天时间把北京的景点游玩了一遍后,刘四满这才又给孟乡长电话说苦,都几天几夜没合眼了,这两口子死脑筋真难缠,幸好经过不懈努力工作总算把工作做通了,写下了保证书不再去上访,准备留在京城打工了。没想到,孟乡长听罢在电话里一顿大骂,别听他们的,你刚上火车,后脚他们就又溜去上访了。你给我听清了,别给我找理由,我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确保今年全乡进京上访为零,我县可是信访工作先进县,我不能因为你刘四满工作不力拖了全县的后腿……说完“啪”地挂了电话。  刘刚夫妇不肯回家,乡长非要把人给带回去。刘四满没想到事情会办成这样,本想借着来京截上访村民的幌子和吴大根来北京免费玩一趟,没想到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说,事情成了烫手的山芋甩不脱,还有苦说不出。  一个星期后,孟乡长和乡派出所所长驾车来到北京,把在工地上的刘刚夫妇押了回去,又蹦又跳破口大骂的刘刚在派出所关了十来天。  刘刚从拘留所放出来没几天,不断上访告乡政府滥用刑法,非法拘役,真去了北京上访,成了上访专业户。从此,北京上访的队伍中多了个个身材瘦弱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让杨庄乡领导焦头烂额头疼不已,连续几年因为有老百姓进京上访,全乡工作再拔尖都与先进乡镇无缘,年终考核更是因为信访工作不力,在十几个乡镇中综合得分倒数。  村里有人在北京打工时遇到了刘刚,又瘦又黑,挤在上访的人群中不时用海城话突然大吼两句,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共 42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怎样诊断泌尿结石
昆明癫痫研究院
云南哪里治癫痫病好

上一篇:关爱1

下一篇:完美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