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薇薇的服装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4:19 编辑:笔名

薇薇是广场角上“薇薇服装店”的老板娘,可是叫老板娘简直是对她的不尊重,因为薇薇今年不过才26岁,算不上美人坯子,也是经得起男人审视的,虽然“老板娘”是个专业名词,但这个“娘”字总让她感觉不舒服,“薇”只是她名字里的一个字,但是重叠一个薇字起服装店的名,自然有她得意的地方。  “薇薇在吗?”  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女人随声进门,后面跟着她恰似丈夫的男人。  薇薇满脸堆笑迎过去,眨眼就把两个人全瞟过了。这男人,可以“拿下!”薇薇在心里说。当然,她要的是推销她的衣服,但是首先她要“拿下”她的顾客。  “哟,姐来了,姐夫真幸福,有姐姐亲自陪着采购啊!姐也真是的,姐夫一看就是场面上的人,没几套品牌衣服怎么成,我这的服装都不用介绍了,姐是老顾客,看上哪件是哪件,谈价钱都没意思了,你说对不?姐夫。”  单凭薇薇这几句话,两人都高兴,女人男人的面子都有了,娇嗔之态、得意之形尽收薇薇眼底。不过几个回合,女人男人大获而归,薇薇大获而胜。临出门,还得到男人“薇薇再见”的招呼。看,这名字起对了吧,平白得一个暧昧的熟悉。薇薇却在满足里朝外面吐一口口水:“猪一样,也配穿我那衣服,可怜!”  噢,对了,忘了告诉大家,“薇薇服装店”专营品牌男装。    服装店都被集中到商业区去了,唯独薇薇这个开在广场附近。先不说薇薇自己自诩的“天助、地助、人助”了,和“天时、地利、人和”一样,是经商的常规,不足挂齿。可是谁能想到在男性服装店里搁架上除了搭配那些古董,工艺品之外,还用女性用品做点缀呢?薇薇能想到。身着西装的模特,手按在搁架上,手指间是一只露出半截的鲜红鲜红的口红,挑逗是藏在暗处的。西装里搭配的浅色衬衣,领子上松松搭着翠绿色的丝巾,象绕在脖颈上一只缠绵的胳膊。有谁运气好,还可以看见薇薇仰靠在老板椅上,彩色指甲的脚丫子就翘在堆满物件的老板桌上,嘴里叼着细长细长的烟,一张脸罩在松松垮垮的烫发里,迷死人的表情。  当然,象薇薇这样的女老板,不多,也正因为不多,她是许多男人眼里的尤物。似乎,她很少正眼去看一个男人,更不屑花时间去研究一个女人,但是,她的生意,从来都不需要费劲去做,你只要看见她在那里打电话,生意就是没有问题的。新的时代,就应该是这样一种新的经营方式,大多数人,除了感叹,更多的是羡慕。    可是,有一个顾客,让薇薇心里既犯迷糊又起涟漪。  他,30岁左右,五官有很明显的棱角,眼睛有很深的冷峻,鼻子有执着的刚毅,嘴角有天生的严厉,总之他有许多许多与别的男人不一样的地方,这是薇薇眼里的他。他次进来的时候,薇薇不由自主地收敛了自己习以为常的夸张。第二次进来,薇薇跟着他走了一圈,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正眼看过薇薇。今天是第三次了,薇薇有点恼火,可是她不但无从发火,心里却忽然柔软了起来,单凭他宽宽厚厚坚实有力的脊背。看他仔细的一个一个的翻看标签,然后看标价。要在平时,心里那个“猪”早跳出来了,这样仔细看价钱的男人,不是“管家婆”就是“妻管严”,是让薇薇看不起的那种,比外形看起来龌龊的男人更像“猪”。可是今天,那“猪”堵在牙缝里,难受了半天,结果被塞到嘴里的一颗糖给缓解了。  他走了,给了薇薇一个无言的意念无穷的背影。  这一晚,薇薇失眠了。    已经过了好几天,他再没有出现。  薇薇开始想念他,薇薇从来没有像这样想念过一个人。这城市并不大,为什么就见不到了呢?薇薇开始收回她飘忽不定的眼神,专注着服装店门口走过的每一个男人。他看上去很绅士其实,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还有他的表情,萦绕在薇薇的脑海里。他一定有高雅的职业,或者是高尚的职业,或者是高官……。呸!薇薇又吐了一口口水,是吐给自己的,我薇薇啥时候稀罕过这些?我薇薇要的是一个男子汉,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不管他是做什么的。    薇薇打定了注意,在心里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再碰到他,是缘分,如果再碰到他,一定要看清楚他,甚至,她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套合体的西装。  果然,第四次,他又光顾她的服装店了。  薇薇强压欣喜若狂的激动,心砰砰的乱跳。她庆幸今天只有他一个顾客,已经是黄昏时间了,店里已经打开了柔柔的灯光,使他的轮廓更清楚,刚毅的棱角周围添了一圈让人眩晕的阴影。趁他不注意,她偷偷拿掉了模特指间的口红,因为她想这个造型在他眼里一定是粗俗的。这一次,他再没有仔细的看衣服的标签、质地,而是开始和她交谈。他和她就在玻璃圆桌两侧的藤椅上,这是薇薇随机应变的结果,她没有选择她的老板桌,顺手造就了一个温馨的场面。他问她的经营策略,问她的进货渠道,问她对衣服的价格的熟悉程度等等等等,她竟然不能很流利地表达,甚至有点结巴,这可不像老练成熟地薇薇,薇薇恨不得扇自己巴掌,好在她心里暗喜遇到了一个可以帮她打理生意的好帮手,至少她已经把他完全放在心里了。但是,有一个念头立刻打垮了她,对于她的货,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薇薇甚至不敢仔细看他的眼睛,但是她感觉到了他眼里的怜惜,他似乎还有深深的叹息。薇薇很清楚的感觉是,在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转身的瞬间,薇薇很想扑上去抱住他,虽然没有许多话,但是薇薇认定了他。他的安静和薇薇的夸张形成了不同的格调,但是,薇薇原意为他收起以前的所有,重新开始。他已经走到了服装店的门口,她喊到:“等一下。”然后匆匆把早已准备好的西装塞到他怀里,他迟疑了一下,朝她微笑:“今天没有准备,只好下次给你钱了。”  薇薇满心欢喜,目送他消失在路灯下的树阴里。    第五次,他又来了,薇薇盼星星盼月亮得来的。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他的旁边,还有三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人,他们的脸色都很严厉。她看见他手里牵了一只警犬,警犬的嘴里叼着一件西装,和他手里她送给他的那件一模一样。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目光暗淡了下来。他走近她,看着她的眼睛,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对她说:“对不起!我是警察。请跟我们走一趟。”  她手里的“劳力士”手表一下子跌到了地上,那是她为他准备的第二件礼物。 共 244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引发要素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上一篇:化繁为简快乐自己1

下一篇: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