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民政部回应8成善款入国库7z

发布时间:2019-10-16 21:59:03 编辑:笔名

民政部回应“8成善款入国库”

本报讯 我也看到了这个,昨日,针对有关地震善款可能八成流入财政专户的报道,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在中进行了回应

。他说,公众把资金捐给慈善组织,但还是由政府来执行项目,这是个很现实的体制问题。

政府拿善款体制上有尴尬

王振耀坦言,目前没有统计有多少捐赠资金是由政府支配的。

王振耀认为,为什么捐款还由政府来支配?现实是一些NGO组织公信度不高,回馈不明确,导致公众不愿意将钱交给NGO使用。

但是,交给政府,政府压力也很大,因为体制上有尴尬。这些捐款都要纳入国库,使用国库就需要预算。(由于一些地区没有捐赠使用预算),就要重新补预算,调(捐款)出来会很难。这套体制使得使用资金的时间相对比较长。

捐款纳入国库也有优势

不过,纳入国库管理也有优势,王振耀说,比如捐赠使用都有审计,不会出现挪用的情况。

针对反馈不透明的问题,王振耀说,谁接受捐款谁公示应该是未来的改革方向,民政部也发布了相关公示捐款的文件,但是大部分慈善组织没有经验,政策贯彻并不到位。

■ 调查

部分定向捐款强转政府财政

调查同时显示六成以上捐赠者不知捐款去向

本报讯 近日,一项来自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研究团队的调查显示,汶川地震募集的巨额善款中,大多数流入了政府的财政专户,变成了政府的额外收入,由政府部门统筹用于灾区。

部分省份定向捐款划入财政

昨日,社会组织512行动论坛在京举行,论坛发布了一组有关汶川地震募集善款流向的数据:

据民政部门统计,汶川地震的救灾捐款超过760亿元,其中资金652.52亿元,物质折价105

.3亿元。

清华大学NGO研究中心邓国胜副教授领衔所做的一项调研显示,上述资金58.1%流向了可接受社会捐赠的政府部门,36%流向政府指定的红十字会和慈善会系统,只有5.9%流向公募基金会。

据媒体报道,调查还显示,有些省份规定,非定向资金必须转入政府财政账户。有些省份,就连定向捐助资金也要强行转入财政账户,由政府按照捐赠人的意愿使用。少数承担了援建任务的省份,当地政府用于对口援建的资金中

,有一半以上来自社会捐款。

即便是那些允许大型公募基金会自行安排使用的善款,由于基层慈善组织执行能力弱,资金终还是由地方政府支配。

尽管没有更确切的数字,但据邓国胜估算,全国的抗震救灾捐赠,流向政府、由政府来使用的,极可能在80%以上。至少在他调查的几个省份中,这个比例很高。

4.7%捐赠者清楚捐资流向

另据清华大学NGO研究中心与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的调查,在有效回答的1684份问卷中,只有4.7%的捐赠者非常清楚捐赠资金用到那里,有50.8%的捐赠者不大清楚,16%的捐赠者根本不清楚资金去向。

邓国胜表示,调查中发现,公募基金会对捐款的去向交待不多,使用的效果效率如何,几乎没有一家公布。一些公募基金会发布的报告,连专家都看不懂。有的报告关于资金去向就一句话全部用于灾区。

■ 争议

调查报告称,八成的社会捐款流回了政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政府这样做是否合法?会有怎样的影响?民间组织如何和政府互动,昨日,调查报告的组织者、慈善组织的负责人表示了不同观点。

地方政府包揽效率低效果差

调查者称政府管理容易简单化;也有慈善组织肯定政府统筹作用

邓国胜:这个问题主要发生在地方政府。为什么政府把钱收走?因为政府大包大揽,管得太多。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民间组织的公信度不高。

政府的这种行为有违相关规定。比如说,《基金会管理条例》等规定,非定向资金应该按基金会的想法来实行。但现在的情况是,不仅非定向捐助被政府收走了,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还收走了定向捐助。

此外,政府使用善款往往效率低下,效果不好。因为政府往往为了管理的简单化,考虑不到多元群体的需求。

窦瑞刚(腾迅公益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政府、半政府背景的NGO其实是政府职能的延伸,扮演两个角色,一是筹集善款,二是执行善款的发放等项目,一般都是靠基层政府来执行。这就导致捐款脱离不了政府的体系,一直在这里兜圈。因为,政府运作是层层传达,效率慢。重要的是,没有办法去评估和监控政府部门。

张心国(中华慈善总会救灾救济部主任):在资金的使用上,永远绕不开政府。救灾肯定要有一个统筹部门,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应该由政府统一规划。

善款入财政权责易弄混

有专家认为两者不应混同;也有观点称进入财政监管严格

对于地震善款可能流入财政专户的调研结果,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民间善款不应和财政混到一起。

汪玉凯表示,民间善款不能算作财政收入,不应纳入财政专户,二者混到一起会造成权责上的混乱。社会捐款和财政专户本来就属于两个系统,财政拨款救助属于国库系统,而捐款应纳入社会决策体系。

汪玉凯认为

,地震的捐款应该交给民政部门管理,并接受社会的监督。

而财政部科研所所长贾康则指出,地震善款流入财政专户,逻辑上没有问题,且这笔钱会受到严格的监督。

贾康表示,国家对财政专户的管理很严格,在一定财政制度框架下对应的是国库的收支系统,有很严格的规定和监管制度。钱也不是地方政府想拿就能随便拿出来的,如捐款原来的指定用途是什么,是否有效等等,都在监督之下。

政府和NGO作用应互补

在邓国胜看来,政府手握善款大权导致严重的问题是,它挤压了民间组织发展的空间,也影响了民间组织的公信度。

邓国胜表示,地方政府是地方的权力部门,善款收归财政后,政府没有意识向民间组织和百姓交待,导致募集善款的民间组织被质疑,丧失或降低公信力。

另一方面,政府将善款收归财政,心是好的。但由于善款被收走了,民间组织的优势没法发挥,有很好的想法和可以执行的项目,没有善款资金来执行。政府管得太多,直接导致了民间组织的发育不良。而政府和民间组织两者是应该互补的,民间组织可以填补政府的缺陷。

■ 个案

统一建新房没厕所厨房

专家称如由民间组织来做,可规避统一规划出现的问题

2009年1月16日,成都彭州市通济镇天生桥村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过新年搬新家庆祝活动,该村11组160位村民搬进新房。

但是,由于这些由地方政府统一建造的新房没有厨房、厕所,没有鸡圈猪舍,生活很不方便。有的村民整个冬天没有洗澡。很多人早上起床后件事就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新房后的山坡上抢厕所。厕所只有3平米,还要排队,来回要跑一公里,有些村民还没等到1月25日大年三十又悄悄回到原来的简易棚户中凑合。

此后,成都有关部门展开了一系列复查整改行动,准备征求村民意见后修改完善,增建厨房厕所,集中修建家畜圈舍。

同样的事情,如果让NGO来做,它可能会换一种思路。邓国胜分析,它既不可能要求农民整齐划一地必须在什么时间之前完成,也不可能让农民按照政府制定的样式来建造。NGO在灾后重建过程中更多地会采取参与式的方法,协助(而不是命令)农民重建家园,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本版综合/本报王卡拉 吴鹏 蓝筠 鲍颖 韩萌 《中国青年报》稿件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微店推广平台
拼团小程序制作
微信小程序怎么注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