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二百六十二章 强敌环伺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6:17 编辑:笔名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二百六十二章 强敌环伺

c_t;屠祖目光窥视而来,叶飞却是没有半分反应,只是一脸微笑着盯向不言不语的纳兰秋莎,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全文字阅读.】(广告),章节访问:.。(79小說更新快稳定)

众人面‘色’微微一变,甚至屠祖也将目光看向了纳兰秋莎,一脸好奇。

纳兰秋莎一脸冷冽,面纱轻动,沉声道:“叶飞,当日你答应我的事情,应该还办得到!”

根据当日约定,她相助叶飞,叶飞便会和秋香划清界限。但是此刻只见得叶飞一人,秋香却是不在这里。她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而且叶飞一直凝望自己,目光也很是古怪。

“纳兰姑娘,恐怕这次我得食言了!她现在还是不能‘交’给你,而且我劝你也不要去找她,不然你会后悔的!”

叶飞这言语本是忠告,但是有意无意,却是变为了威胁之言。而且刻意为之,听在在场众人耳里,都非常不舒服。

纳兰秋莎脸‘色’当即就‘阴’沉下来,但是反应的却是江秀兰,“哼!叶飞,你哪一次不食言?我们在场诸人,想必都和你打过‘交’道。你‘阴’险狡诈,言而无信,就是个可恶的小人!”

这话说得有些过‘激’,而且其他人和叶飞打‘交’道,她根本不清楚任何状况的。但是此番话却又说得分外有理,伏传、孙仲、乃至屠祖,都不自禁点了点头,极为认同这般言论。

“叶飞,你只要告诉我秋香所在,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纳兰秋莎未被场中气氛所影响,显然还在克制。在她心中,无论叶飞是何等人物,都不重要。只要可以见到秋香,带走对方,她就知足了。

至于叶飞,那就是个过路人,无论是千夫所指,又或是万人景仰,和她都没有半分关系。

“我做不到!”

叶飞言语分外果决,甚至半分思考也没有。几乎就在纳兰秋莎声音落下之后,脱口而出,显然很早就做出了决定。

他曾经以为可以和秋香脱离关系,但是入得这恶人谷之中,见得秋香一面,却是彻底变了主意。不单单老太君需要秋香,秋香也需要叶家。他之前有些自‘私’,自以为可以替秋香做决断,保其周全,现在却是已经绝了这般想法了。

纳兰秋莎微微一愣,她觉得叶飞并非言而无信之人。之前相处,对于叶飞的观感改观不少,但是如今场景,却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简直就让她措手不及。

“你……你可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她还是不死心,仍然抱着一丝幻想。

“你不必多说,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我根本不关心。若是日后有机会,你自己可以告诉她!但是现在……”

叶飞声音陡然一顿,整个脸‘色’一片冷煞,恶声道:“你还是绝了寻她的想法,于人于己,都是的决断!”

纳兰秋莎一听这话,脸‘色’一片煞白。她数日来日夜兼程,为的便是能够见到秋香。原本寄予厚望之人,却是如此不客气,她根本接受不了。

“她就在这里!”江秀兰一声清喝,冷冷的盯视着叶飞,大声叫道:“你拖延得了一时,拖延不了一世。哪怕踏破烂陀寺,我‘阴’煞宗也绝不妥协!”

这话实际上是对纳兰秋莎所言,为的是挑起纳兰秋莎和叶飞的矛盾,好一解她十数日来的屈辱。

“‘阴’煞宗?你这小丫头倒是好大的口气啊!屠祖我避世一甲子,没想到万灵那老鬼居然收了你这等高徒,有点意思!”

屠祖哈哈一笑,已经差不多‘弄’出了场中诸般状况,“不过我可得告诉你,烂陀寺恶人谷,哪怕就是你师尊,也根本不敢进入的。实际上千余年来,入得恶人谷之人,能够逃离出去的,那可真是凤‘毛’麟角啊!”

“恶人谷?那地方就是恶人谷嘛?哪怕是东玄域八大绝地,我师尊也不能入?小小山谷,被你吹嘘得如此厉害,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秀兰冷哼一声,微微有些不屑。不过她眼眸深处,却是有那么一丝惊疑,而且分外凝重。显然此番言语,不过就是叫嚣之言,‘激’将法罢了!

“万灵老鬼倒是收了个‘激’灵的丫头,居然在我面前耍‘弄’这等心机

。罢了,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给你点教训!”

屠祖话音一落,‘肥’乎乎的油腻手指轻轻一点,一抹血红****而出,速度明明不快。但是秀兰根本无可闪避,那血红直接没入自己身体。

霎时间,脑海内腥风血雨,胆子一向不小的秀兰,却是浑身颤动,好似见了鬼一般,吓得面‘色’灰白,再也说不出半句言语。

屠祖见得这般场景,却是点了点头,似乎分外满意,对着叶飞笑哈哈道:“怎么样,屠祖我的手段还算可以!”

这话有三分得意,三分炫耀,另外还有三分特别的味道。但是听在叶飞耳里,却什么都不是,只是淡淡一笑,对着面‘色’分外难看的纳兰秋莎道:

“话你也听到了。恶人谷之内,相对封闭,秋香在那里,也能避免心怀不轨之辈的‘骚’扰!”

他又瞥了秀兰一眼,显然心怀不轨之辈,指的便是万灵堂的人了,“等我实力再强大一些,足以庇护秋香之时,会将她接出来。到时候,她若真的愿意和你走,我绝不阻拦!”

这话说得非常认真,纳兰秋莎尽管根本不愿意再相信叶飞,此刻还是感受到了对方的诚恳reads;。她下意识地就要点头,不远处得孙仲却是听出了什么古怪,大声叫嚷道:

“你说什么,你真的可以在恶人谷之内来去自如?等等……难道刚才你就是从恶人谷之内传送出来的嘛?”

叶飞还未回答,孙仲却是一脸狂喜,面‘色’之兴奋难以言说。

叶飞没觉得有什么,缓缓点了点头。就在此时,一道佛号声,却是响起——

“阿弥陀佛!小施主年纪轻轻,为何要如此痴人痴语?恶人谷乃是穷凶极恶之地,可开不得玩笑的!”

一个中年僧人走了出来,身侧赫然还跟了个手捧罗盘的小老头。

“我当是谁躲在暗中窥视,原来是你二人啊!乌禅,天衍,你们两个老不死还赖在这世上做什么?”

屠祖一眼就认出了两人,神‘色’格外亢奋,眼眸深处,咄咄‘逼’人的战意。

“你这屠夫运气真不错,囚困数十载,居然还能够出来,老天真是无眼啊!”

天衍冷喝一声,显然和屠祖有些过节,说话也分毫不客气。

“哼!你们不要打岔,我问叶飞的事情,他还没回答呢!”

孙仲胆子当真不小,此等时刻居然敢打断屠祖天衍这等高深莫测之辈的言语。话语之间,似乎分外不满意几人“打岔”之事。

屠祖三人皆是微微一愣,没想到一个小小武王敢如此放肆。居然说他们碍事,真是岂有此理。

胆大的不止孙仲一人,秀兰也分外机敏,立时就听出了什么,高声道:

“叶飞可是早就点头答应了。孙仲,你还不明白嘛!这恶人谷分外紧要,这位乌禅大师,不愿意叶飞来去自如此谷的事情暴‘露’出去呢!”

秀兰往日行径,非常喜欢挑事,此等时刻,更是一下子就抓住关键。诸般种种,说到底还在叶飞身上,她只要将其指明,姓叶的这小子吃不了兜子走!

如此言语一处,伏传纳兰秋莎都是恍然过来,两人面‘色’有些变化,看向叶飞的目光,没来由地多了一丝担心。

然而叶飞却是神‘色’如常,甚至觉得有些无趣,略微摇了摇头,对着伏传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跟着自己,旋即迈步而出,下山而去。

他几乎从乌禅天衍二人身边擦肩而过,但是目不斜视,似乎根本不认识二人,也没有丝毫好奇似的。

乌禅引他进入恶人谷,而这天衍,之前也曾给他带过麻烦。但是这等时刻,他却没有半分表‘露’,真真正正,就把他二人当作了陌路人。

乌禅天衍两人对望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中看到了凝重和惊异。不过眼下顾不得叶飞这里,如何处置屠祖,才是他二人当下关心的事情reads;。

“血屠夫,恶人谷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你若是转身入谷,我二人就当作没看到你,放你一条生路!”

两人居然齐齐断喝,身上强大之极气息暴‘露’而出,震得秀兰三人,齐齐退步。此处山巅,根本在没有她三人立足之处。

“放我一条生路?你俩是想说,让我苟延残喘,了此残生!”

屠祖冷冷一笑,当年他之所以被关入恶人谷,就是眼前二人所为。数十年来生不如死,他早就受够了。哪怕此刻状态再如何差劲,他也绝不屈服。

“哼!冥顽不灵!虚元禁制侵蚀你一甲子,当年那个屠祖早就不在了。今日就将你就地正法,也省得诸般麻烦了!”

乌禅一声冷喝,这山岳巨佛之巅,却是风起云涌,天地‘色’变。一股无形的气势,直接镇压此处山巅,将秀兰几人生生驱逐,封锁整片虚空……

半山腰上,叶飞却是停了脚步,冲着山巅略微忘了一眼,旋即嘴角一咧,淡淡笑道:

“你说他二人能坚持多长时间?”

伏传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屠祖虽然修为了得,但是在虚元之界内已经消耗甚多,此刻也就剩了那么口气罢了。那两人似乎都是和他同阶存在,恐怕根本不是屠祖可以应付的!”

“呵呵!你想得太简单了。这胖家伙实力强着呢!之前虚弱,不过就是假象罢了。真正拼命之时,他还是七阶武帝,再有我那功法相助,随时都可踏入武宗之境啊!”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