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灵犀隐第七章天乾子

发布时间:2020-01-24 13:31:14 编辑:笔名

灵犀隐 第七章 天乾子

这时月坎子已死欧阳鹤的“鹤形手”下,山下便只剩下风吹雪、欧阳鹤、天乾子三人辗转来去,飞身缠斗。

风吹雪道:“鹤兄,快去看看你大哥。”

欧阳鹤哼了一声道:“他害死雨妹,我不去!”

风吹雪飞身抢在欧阳鹤身前,反手架开天乾子来招,道:“可他毕竟是你大哥。”

欧阳鹤怒道:“那他也不该害死雨妹!”绕开风吹雪,抢攻天乾子左路,二人又缠斗在一起。

风吹雪见欧阳鹤神情激愤,招招抢险,忍不住长声叹道:“雨妹已然走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两兄弟……”说罢,纵身抢在二人中间道:“快去!不然别怪我无情。”

欧阳鹤终于长叹一声,奔向林间。

天乾子本以为欧阳鹤一走,压力便会大减。哪知道风吹雪攻势陡增,《御风诀》施展到,渐渐形成一个巨大风旋。风旋之内,败叶纵横,尘沙狂舞,宛如一条条无形绳索,将捆缚其间,难以自拔。耳听得山上战斗已息,可是影子剑客却偏偏不下来帮忙,不由得气恼万分。正欲发作,突然脑海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一个念头:“难道影子剑客要借刀杀人,独吞《蹴鞠图谱》?”这么一想,顿觉脊背发凉,竟自出了一身冷汗。

这次行动之前,点苍八隐并不知道围捕对象是谁,待见到奇异透明的天外来客,听到他们断断续续的谈话之后,才猜到他们很可能便是传说中的灵犀使者。一想到一旦将他们擒获,便可探得天下武林奇书《蹴鞠图谱》,不由得各个惊喜万分。可是不知为何,天乾子心中却始终不能凝定,隐隐觉得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威胁潜伏在自己左右。他们追随影子剑客多年,一同出生入死,干下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每次深陷危难之时,影子剑客总能及时出现,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虽然始终未见其庐山真面目,但心中早已把他当成了亲密战友、可靠的兄弟、英明的,又怎么会怀疑到他头上。这时眼见兄弟一个个惨死,自己也深陷危境,命在顷俄,而影子剑客却迟迟不现身,这才猛然警醒。一时之间,所有疑团豁然而解,顿时心中雪亮:“为什么影子剑客每次行动,事先总是不告知内情?为什么总是隐匿身形、出手?为什么总是把所有的好处都分给我们,而他自己却分毫不取?原来他这几十年来苦心孤诣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迷惑我们,为今天的借刀杀人、抢夺《图谱》所做的准备而已。”霎时之间,只觉得点苍八隐实是天底下的傻瓜,竟然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忍不住便想仰天大笑。他原来还讥笑欧阳虎被人戴绿帽子,愚不可及。可是欧阳虎虽笨,却不致死在兄弟手里,可是自己只怕转眼之间就要便要身首异处。

高手过招,那容得他有丝毫分心。顷刻之间,天乾子便连遇险招,左腿和右臂各中一掌,头发更是被风刃削去了一大截,瞬间变成了板寸。只消风刃再矮得一矮,只怕脑袋便要开窍了。

天乾子原本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否则也不会顷刻之间便能识破风吹雪的离间计。只是他追随影子剑客,多年来一直顺风顺水,警惕之心便渐渐放了下来。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便是这个道理了。但他毕竟不是凡庸之辈,头发一短,见识却是大增,突然情急生智,大叫道:“青云师伯,别再等影子剑客了,你他妈再不出手,老子就要见阎王了!”

风吹雪一愣,暗道:“难道这小子还有帮手?”当下加紧攻势。

天乾子师伯易青云,乃是点苍派的一位隐居多年的耆宿,不禁武功卓绝,而且轻功极高。江湖传闻,据说其当年鼎盛时期,轻功造诣竟不在燕子门高手燕双飞之下。但其为人低调,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识得他的人甚少。

天乾子拿准了影子剑客心思,知他要想灭口,必须一口气杀掉所有人才成,只要有一人漏,《蹴鞠图谱》的消息便会外泄。他突然大喊青云师伯,影子剑客必然心有所忌,这样一来,便有了脱身之机。

他本以为影子剑客不过是仗着江湖上下三滥的易容术、隐身术,故弄玄虚、装神弄鬼而已。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影子剑客竟是天赋异禀,无相无形。心思之细腻缜密,更是鲜有人及。私下里早已把他们点苍八隐的身份底细、一举一动打探得清清楚楚。此计骗得了风吹雪,却又如何能够瞒过影子剑客。

风吹雪连下杀手,可是天乾子的天行八变的确是武林中一等一的轻身功夫,飘忽来去,变幻莫测,一时之间竟不能近其周身三尺之内。正自焦躁,突见得欧阳鹤从枫林中窜了出来,大声哭叫道:“风大哥,我大哥他……他死啦!”

风吹雪大惊,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难到我……我一时失手……”

欧阳鹤大哭道:“不,不,是……是咽喉中了一剑。”说着啊的一声大叫,扑向天乾子。

原来影子剑客下山之后,并不理天乾子死活,而是悄无声息地在每个死者身上又补了一剑,宛如清理战场、查缺补漏一般。欧阳虎和山艮子并未身死,当然更不能例外。

天乾子架开来招,沉声道:“欧阳鹤!虎大哥定是影子剑客所杀,冤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要找错人了!”

风吹雪道:“焉知不是你师伯下的毒手?!”

欧阳鹤嘶声道:“我管你是谁!都给我拿命来!”说着,一招“鹤形手”横扫天乾子面门。

天乾子身形斜转,让开来招,回道:“我师伯根本不用剑!”

欧阳鹤道:“我管你用不用剑!”如影随形,纵身抢攻。

风吹雪听他如此说,顿时心中雪亮:“如果他师伯真在左近,双方强弱之势逆转,又何须如此苦辨?”当下一声轻笑,纵身一跃,伸指急弹,正是一招“小旋风诀”。

天乾子正自应付欧阳鹤,募地里一缕指风袭到,躲闪不及,头颅突然“嗤嗤嗤”连转数圈,蓬的一声扑地倒了,面孔却是朝上,实是神奇诡异至极。

欧阳鹤正自惊疑,风吹雪飘然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转身对着周围山林长声道:“影子剑客,你这一招借刀杀人之计阴险毒辣,在下佩服之极!如今只剩下我们三人,就请现身吧。”他连喊几声,但闻空谷回响不绝,却那里又有人回他?一时之间山林寂寂,冷月清幽,竟是静得怕人。

风吹雪不见回应,淡淡一笑道:“难道影子剑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说着纵身一跃,飞上树巅,四下里查看。

欧阳鹤却只是呆立不动,仿佛吓傻了一般。

风吹雪道:“鹤兄,那是我的小旋风诀,不必惊慌,你到对面林巅看看。”可是欧阳鹤恍如未闻,仍是呆立不动。

风吹雪微感诧异,跃下树巅,缓步走到欧阳鹤面前,轻轻一推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哪知欧阳鹤应手而倒,重重摔在了地上,咽喉处一条血线慢慢渗了出来。风吹雪心下大惊,突觉身后微有响动,急忙纵身前跃,回掌反劈。咔的一声,一棵大树被拦腰斩为两端,只剩下一截木桩,兀自嗡嗡颤动,却哪里又有人在。

风吹雪惊惧异常,一滴冷汗悄悄从鬓间滑了下来。他本以为影子剑客只是轻功高极,剑法快极。哪知这人竟能杀人于无形。以欧阳鹤武功,就算自己出其不意,也绝不能一招之间便取其性命而毫无声息。难道这人竟能以剑气伤人?可是剑气又怎能无声无息?

叶冲居高临下听得分明,风吹雪回掌反劈之际,影子剑客便在其身后,也不见其如何闪避,便将其势若奔雷的一掌轻描淡写地让了开去。随即飘然靠向林边,双手在鬓间轻轻一扶,宛似女子整理长发一般好整以暇,似乎根本就没将风吹雪放在眼里。

风吹雪虽始终不见影子剑客现身,可是隐约觉得此人似乎便在自己左右。不由得一股凉气直透脊背,震骇惊栗之下,牙齿竟不自禁地上下相互敲击起来,颤声道:“你……你在哪里?快……快出来……”

影子剑客静立片刻,突然全身血脉寒芒大盛,缓步走到风吹雪身前,剑尖轻轻抵住了他的心口。

政和县医院怎么样
陕西省定边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的治癫痫病医院
芜湖男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