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嫌夫养成贤 第67章 玉铁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2:16 编辑:笔名

嫌夫养成贤 第67章 玉铁

三爷谢宗扬比大爷小五岁,今年刚及弱冠,长相随了谢侯爷,很是俊俏。不像谢宗启,像安平多些,虽然也好看,但较之谢宗扬还是差了些。

安平生了谢宗扬便不能再生了,所以很是娇惯他,因为他长得好嘴又讨喜,老夫人也喜欢他多些。个性又像极了他的曾爷爷,极爱。有老夫人和安平经常偷着给他钱财,倒也不缺钱花

好在他还有一点随了谢侯爷,就是上进又用功,十六岁考上了秀才,考了两届乡试都名落孙山。今年年初,他终于想通了投笔从戎进了御林军。

他的媳妇兰氏已经身怀有孕,吩咐小厨房给他们兄弟两个炒了菜,也就自顾歇着去了。

谢宗启就对谢宗扬讲了今天被骂的经过,又说,“三弟,若是哥哥没回来,你要帮帮四妹妹。爹爹还在生她的气,她就只有靠你了。”

谢宗扬的嘴角抽了两抽,把谢宗启的酒斟满了,摇头笑道,“我以为,大哥托付也应该托付侄儿侄女,却是托付了四妹妹。”

谢宗启说道,“我的一双儿女,我就是不托付,爹爹和三弟也会帮我照应的,可四妹妹……”

谢宗扬摆手说道,“因为她,爹爹和我们可没少被人笑话,提起她我都要脸红,也只有大哥才不在乎。”

“可弄成这个局面也不是四妹妹的错啊……”

谢宗启的话还没讲完,谢宗扬就说道,“大哥,来,喝酒……”

谢娴儿并不知道谢宗启为她求情挨了骂或是被嘲笑。虽然也对马嘉仁和谢宗启这两位婆家和娘家的后备接班人映像不错,但他们上战场并没在她心里掀起一点点的涟漪,他们离她的生活都太远了些。

大夏朝的国力还是非常强的,近百年来,进犯大夏的邻国基本上都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只敢小打小闹抢一嘴就跑。所以她也充分相信,除非是死伤惨重。否则这些官二代是不容易出事的。

这天匠领着他瘫痪的老娘及媳妇、闺女来了玉溪庄。匠大名王石头。今年三十九岁,长得又黑又壮像李逵,脸上的伤还没有好。腿也有些不利索。他媳妇秦氏长得却是白皙秀气,女儿王小兰十五岁,长得也像他媳妇,秀秀气气的。

除了他老娘不能动。一家三口跪下给谢娴儿磕了头。王石头道,“二/奶奶以后不止是奴才的主子。也是奴才一家老小的恩人。奴才愿肝脑涂地,报答二/奶奶的大恩。”

谢娴儿笑道,“我让你肝脑涂地干啥,只要你们以后恪守本分。好好当差就是了。”又问,“你家大小子的事情解决了?”

王石头叹头,“唉。家门不幸啊。那个畜生再不成器,奴才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边关送死。银子都凑齐给了朱家。又有马二总管当中人,帮着说合。不要说朱家和县丞大人变了口风,连那县太爷都十分给面子,说只判大小子两年的牢狱,并且不让他在牢里受罪。”

谢娴儿点头道,“都办好了就好。”

王石头说了些感激和表衷心的话后,又道,“我原来的铁匠铺也收回来了,只是要赔五两银子的违约金。”

谢娴儿点头,让王石头把铁匠铺子里的物什家伙都搬到铁作坊,再去招些打铁的人手。买了王石头后,她又对原来的规划作了些调整。以后一边熔铁铸造铁器毛坯,一边锻造打出农具或是厨具的成品,做成毛坯成品一条龙生产。

她已经让周大叔把作坊周围三十亩的空地买了下来,二十亩地先圈着,用十亩地另建厂房,并且厂房已经开始作手建了。

以后再叫铁作坊就有些不准确了,又重新起了个名字,全称叫玉江铁器制造工场,简称“玉铁”。张大中是负责铸造生产的主管,相当于前世的铸造车间主任。王石头是负责锻造生产的主管,也就相当于锻造车间主任。同时,王石头还要把谢娴儿的技术带到工场并负责实施下去,相当于工场的技术总监。这些技术这个世界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就暂时让王石头当钢铁人吧。

谢娴儿私心作祟,也给周二栓安了个岗位。谢娴儿对这个奶哥哥有很深的感情,哪怕他过去帮的是原主,原主对他的那份感激之情也深深地烙在了谢娴儿的心里。这段时间,谢娴儿都在抽空对他进行培训,试图快速提高他的经营管理能力,希望他以后能当大任。二栓本就聪明机灵,又识字,所以进步还是比较快。

周二栓如今的工作是负责监督检查工场是否完全按照谢娴儿的意思做了,及对外联络、宣传和跑腿的一些事宜,相当于她的办公室主任。

谢娴儿就是当仁不让的玉铁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了。她只想当个董事长,但如今手头没有能胜任总经理的人选,只有让王石头、周二栓帮着干了。好在现在还是筹备期,哪怕开工了摊子也不太大。她再好好寻摸寻摸,找个这样的人才。

其实她这里就有一个人非常适合干总经理的人,就是马二总管马守富,本人能力强

,人活络,又年富力强。可惜,是马家的奴才,自己不敢用。

周大叔主要负责谢娴儿各方面的跑脚和协调,是她的总助。周大栓就主要负责庄子和田地。

如今,谢娴儿要用感动天的孝心做羹做饭孝敬老公爷,又要哄孩子带孩子,还要抽时间暗中履行玉铁工场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责,再要去给茶花治病兼给老和尚做素点。经常忙得月上中天还不能歇息,人都累瘦了,本就有些尖的下巴更尖了。

心疼得周嬷嬷天天唠叨,让她早些歇息。连太夫人都发现了些端倪,却也爱莫能助,只提醒她要爱惜身体。

二十四日大军就要开拔。二十二日这天,马嘉仁来了,他是专门来玉溪庄跟老公爷和太夫人告别的。

他前脚到了不久,又来了个令谢娴儿没想到的人――谢启宗。他专程来跟谢娴儿告别,而且,还把他的一双儿女也带来了。(未完待续)

ps:昨天晚上把“养儿”一次文改完,轻松多了。同时写两个文,像是游走在两个不同的人生中,感觉不容易入戏。这下好了,清泉可以全情投入这个文了。谢谢亲打赏的两个平安符。虽然昨天一张月票都没有,但清泉已经不好意思再讨了,亲手上的月票有限,该支持的已经支持了,非常感谢亲在文文入v时的鼎力支持。不知起点怎么了,投月票的读者显示不全,清泉就没有在感言里一一把亲的名字写出来了。没写投月票的亲,也就没写打赏的亲了。虽然没写出来,但您对文文的支持和厚爱,清泉会永远铭记于心。再次感谢!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