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国家仅个球馆一年奖金仅美元也要打羽毛球

2018-10-13 01:22:30

伊朗女单选手伊格埃

4月24日,是武汉亚锦赛开赛的天,一般来说,天只进行资格赛。在资格赛中每组2、3名选手只有1人才能晋级第二天的正赛,而这些参加资格赛的选手,要么世界排名几百名开外,要么就是一些羽毛球的不发达地区,他们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比赛只进行了17分钟就遭到了淘汰,他们没有赞助,甚至没有教练,孤独的旅程只为心中的热爱……

花29小时到武汉 比赛17分钟就被淘汰

萨瓦奇金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男单、男双选手,男单资格赛他连输两场惨遭淘汰,不过幸运的是,因男双的对手约旦组合弃权,萨瓦奇金和队友进入到了25日正赛的轮,他们获得了与日本“鸡血组合”嘉村健士/园田启悟的交手机会,不过比赛只打了17分钟,他们的亚锦赛之旅就戛然而止,要知道从他们的首都塔什干到武汉并没有直飞的航班,算上转机的时间他们花了足足29小时,回家还要花29小时。

关注到萨瓦奇金是因为当时我正在媒体看台关注“鸡血”组合的比赛,比赛结束,看到萨瓦奇金和搭档回到了运动员看台,他们情绪低落,队友在一旁正在给他们总结刚才的比赛。

萨瓦奇金26岁,是一名警察,打羽毛球纯属兴趣爱好。一个星期训练5天,每天3个小时。“我们打遍国内手。”但走出国门参赛,首轮就被人17分钟轻松拿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可见他们与对手的差距有多大。“他们很快!我们很不适应……”听上去萨瓦奇似乎很不服气。也许,这并不是借口。乌兹别克斯坦拥有31多万人口,整个国家却只有1个室内羽毛球馆,还只有4片场地。“我们的训练场很小,这里却很大。灯光、气氛,感觉完全不一样。”

和很多球迷一样,萨瓦奇金也有自己的偶像,他的偶像是林丹。“我在训练馆碰到‘活’的林丹了,好高兴。”萨瓦奇金说可惜没机会跟林丹合影,其实在乌兹别克斯坦,萨瓦奇金也有自己的“粉丝”群。“乌兹别克斯坦的运动是足球。相比较,羽毛球运动还不发达。”即便只在亚锦赛上短暂亮相,他们也已经知足。“亚锦赛是一次亚洲羽毛球选手的聚会。我很骄傲,对于我们来说,能来比赛就已经很棒了。”直到现在,因为经费问题,乌兹别克斯坦还没有一名专业的羽毛球选手,而且打球也没有分文收入。对于未来的打算,一场“惨败”并没有磨灭他的热情。“有机会,希望能接受更好的训练,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项运动。”萨瓦奇金说。

重在参与 亚锦赛为了增长见识

资格赛天,四片场地中显眼的应该就要算伊格埃,因为她包着白色的头巾,一身黑色的长袖、长裤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我信奉伊斯兰教,教义认为女性漏出皮肤会诱惑世间罪恶,所以要包头巾”。伊格埃说,“打球还是有些不方便,但是从小都戴着,已经习惯了。”

这位22岁的伊朗女选手,目前正在就读运动管理专业,还是一名大三学生,亚锦赛之旅,她就是来涨见识的。虽然输掉了两场资格赛,但伊格埃并不沮丧,反而热情地介绍起伊朗的羽毛球。“出来比赛可以增长见识,现在伊朗羽协已经在为我们提供资金和训练机会,我现在水平还不行,打不过这些羽毛球强国的选手,不过,这样的机会我觉得很棒,武汉亚锦赛无论设施还是服务都十分完美,明年我还想再来。”

第三天,我们在看台碰到她,她正在观看李宗伟的比赛,还不时为李宗伟加油,随后她走到媒体看台,向一旁的摄影记者询问她自己的比赛照片,“比赛时有看到你在拍我,有我的照片吗?能不能发给我?”

“男双”收入只有518美元

资格赛阶段的比赛由于人数较多,比赛几乎是全天进行,哈萨克斯坦的双打选手阿尔图/帕瓦林的赛程非常紧张,一般赛程都不会安排选手们连续打两场比赛,中途会安排1—2小时的休息时间,但由于他们出场,比赛必须连着打完,所以他们在不到一个小时里连续打了两场比赛。而惨的是帕瓦林还兼项男单,这样算下来,他一天的时间必须要连打4场比赛,结果自然也不会好。

他们这对双打组合,在乌兹别克斯坦大奖赛中获得了男双,他们是哈萨克斯坦的男双,然而在亚锦赛的舞台上,却连正赛都没打进,快的一场比赛20分钟就输掉了。

阿尔图说,哈萨克斯坦的羽毛球已经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哈萨克斯坦的羽协会支付他们所有的参赛费用,当实际上,他们的收入只够日常开销。2017年他们一年的收入,只有可怜的518美元,而去年国际羽联赛事奖金榜中,国羽收入多的陈清晨就有138139美元。

对比国内职业球员高收入和健全的后备支持,这些“羽球小国”的专业球员,他们的境遇不禁让人唏嘘,细想之下,我们的很多运动员背后有强大的国家支持,在训练和后勤保障上,已经赢在了起点,而他们可能拼尽整个职业生涯,的终点才仅仅达到了国内球员的起点,祝福羽球路上的追梦人,永远被幸运眷顾。

长袖工作服
南湖金地图解看房-唐山
浙江滑板车
长袖工装
南湖金地楼盘视频
塑壳式断路器图片
长袖广告衫
南湖金地位置交通图-唐山
温州漏电断路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