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敢问情为何物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0:37 编辑:笔名

一    虽然心理早有准备,临近清凉车务段大门的时候,赵大顺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看到大门右侧门卫室窗户旁竖着的“来客请登记”的牌子,他放慢脚步走了过去。站在门卫室外赵大顺填写完室内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师傅从开着的窗户递出的《来客登记薄》,正想开口问老师傅车务段劳人科在哪里,没想到看过他填写的《来客登记薄》内容后的老师傅笑着主动地指着距离门卫室十来步远的一栋面东背西,建筑气派的五层大楼,向他细说着那就是段机关所在,他前去报到的劳人科周科长就在一进大楼一楼靠右手方向第二个办公室,办公室的门上有“劳人科科长”字样,老头的热情使赵大顺在感激之余紧张的心情也放松多了。  谢过门卫老头按照他的指点,赵大顺走进五层高的机关大楼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劳人科周科长的办公室。临窗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正在看电脑的周科长定睛打量了一下身材高挑,带着一副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来客,竟然叫出了赵大顺的名字。赵大顺感到诧异,他还没有办理报到手续怎么周科长就一眼认出自己了,好像他对他十分熟悉。后来经周科长一解说赵大顺才知晓几天前比他先来清凉车务段报到的大学同学宋晓晨已经把他介绍给了周科长。所以周科长才在他进到他的办公室后稍作打量就叫出了他的姓名。知道了原由赵大顺更觉得纳闷,宋晓晨何以要将他介绍给周科长呢?他们一起分配到清凉车务段的同学有六位,听周科长的口气,他对其他除宋晓晨以外的另外四位同学并没有多少了解。这就怪了!赵大顺不知道宋晓晨葫芦里卖的是啥药,想着在大学毕业走出校门的前一星期,因为他家乡的一位在同一城市上大学的女孩来找他,让他毕业回家的时候把她给她的母亲买的几盒在乡下买不到的药品顺便给捎带回去,因为是家乡人,赵大顺又逢上完四年大学顺利毕业,心情高兴,就单独请同乡吃了一顿饭,没有想到事过之后同学们都知道了,这倒没有什么要紧的,问题是从那以后宋晓晨一见到赵大顺就生气不理睬他,对他抱有很大的成见。现在一起分配到清凉车务段,宋晓晨却自告奋勇地把赵大顺介绍给劳人科的领导,这真让赵大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在赵大顺顺利办完报到的手续,刚走出清凉车务段的大门他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宋晓晨的号码,他正要接听,对方却挂断了。犹豫了一会赵大顺主动打给了宋晓晨,他还以为昔日在大学里要好的同学真的对他绝了情,结果手机刚一响对方就接听了。“我还以为你回到家乡和你那位相好的同乡喜结连理了。”是好久不见的宋晓晨的声音,赵大顺对于她的嗔怒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稳了稳情绪,他问她,“你……你好,老同学,到现在还生我的气呀!我当时不是给你解释过多次吗?你总是不大信任我的解释,老是对我抱有成见。我和她是老乡……”  “又来了,我现在不是听你解释的。再说了,我宋晓晨还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过后,赵大顺听到她说:“我今天心情高兴,邀了咱们一起分配到清凉车务段的同学,说好了在汉江边上的望江楼上聚会,你参加不参加?”  “我?你……你怎么知道我到了清凉市?”赵大顺不解地问。  “这你别问,我也不会回答你。我只问你一会你来不来?要来你就来,要不来你就不来,我只等你二十分钟,由你决定!”宋晓晨言毕不等赵大顺再说什么就挂断了手机。  一心想让老同学原谅自己的赵大顺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在汉江边上的望江楼得以见到两个月不曾联系的宋晓晨的时机,铁道大学毕业已经两个月了,他尽管身在老家,但是心里无时不在想念毕业的同学,好不容易熬到分配令下达,他才得以从故乡坐上火车,行径几百里铁道线来到了清凉市。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时值国庆节刚过,中午的阳光无私地照耀着大地,已经没有了炎夏的炙热,伴着凉爽的阵阵秋风,走过清凉车务段大门前的一段公路,赵大顺向西走上了与其接壤的清凉市汉江北边的江北大街,他此时思绪万千,大学里与友好的同学们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场景在脑海里翻腾。由于家里贫穷,他在进入大学之初窘迫的生活使他产生了一种自卑的心理,不大喜欢和同学们来往,好在时间不长同班的宋晓晨有意接近他,并不时地给他在生活上以帮助,使得她在他的心里烙下了难以割舍的情感。忽然,一辆银白色小轿车在他前面不远处停了下来,透过前窗玻璃赵大顺看到了车的后座上坐着邀他到汉江边上的望江楼见面的老同学宋晓晨。她下车冲发愣的赵大顺说:“怎么?一见我就呆了。”赵大顺一时无语不好意思地笑着,随后上了小轿车,宋晓晨对司机说:“去望江楼。”  一眨眼的功夫,小轿车在汉江边的望江楼东边广场上停下了,下车后的赵大顺面向浩淼的汉江,记忆中他已经是第八次到望江楼来了。在省城上大学的时候,一年两个假期,每个假期他回家路经清凉市的时候,家在清凉市的宋晓晨等几个同学都会邀请他到清凉市玩几天,少不了每次都要来风光秀丽的位于汉江边上一座山坡上的望江楼聚会玩耍。  “逝者如斯夫!”赵大顺冷不丁地喊道。惹得周围人都向他看过来,宋晓晨斜了他一眼说:“想做孔夫子呀!”  “哈哈。”赵大顺说,“怎么会呢,我就是倾其一生,艰苦奋斗,也不会有孔老夫子那样的丰功伟绩。”看了看身边身材窈窕,面若桃花的宋晓晨,他苦笑了一下,又说:“时光荏苒,想想大学时代,想想和你这位校花相处的日子,真像做了一场梦!”语气透露出对往事的许多感慨。  “哼,不就是我把你冤枉了嘛,你还记在心里?”宋晓晨佯装气呼呼地瞟了一眼肩并肩站在汉江江堤上的赵大顺,说。  “呵呵,我怎么敢生你的气,要说担心你真的不再理睬我,这种心理倒是有的。”赵大顺转身向着宋晓晨,用右手轻轻调整了一下眼镜傻傻地对着她笑着,忽然他东张西望像是在找寻什么。  “不用找了,我今天邀请的只是你一个人!”宋晓晨说,“我之所以刚才给你说我邀了其他几位同学,那是让你在心理上放松点,免得我说我要见你,把你吓得不敢来了。”  “怎么说呢,只能说是不好意思见你,我做了那么‘丑’的事,和老乡喜结连理把要好的同学都给忘了,实在是罪孽不小啊!”赵大顺盯着宋晓晨白皙的面庞以挖苦的口气说。  “你——真坏!还不是当初听了别有用心者的风言风语,我才不会上当呢。”宋晓晨嗔怒之余狠狠地拽起左拳在赵大顺的背上打了一拳。  “哎呀——,两个月不见窈窕淑女变成武则天了,好厉害呀,好疼呀!”言笑之间两个人在汉江江畔追逐嬉闹起来,他们矫健的身影连着山坡上气势恢宏的仿古建筑望江楼一起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汉江中随着江水的流动晃悠着。  从汉江边到望江楼,整整一个下午宋晓晨和赵大顺形影不离,直到夜幕来临,宋晓晨才对赵大顺说:“肚子饿了,我们去夜市吃夜宵吧,不过由你请我,怎么样?”  “好的,我请你。”赵大顺摸着口袋里的二十元钱,心里想着够不够请客吃饭,这个时候他实在不能扫宋晓晨的兴,就口头上爽快地答应了。  现在人的生活条件普遍是提高了,白天江北大街上的行人大多行色匆匆,可是到了晚上,霓虹灯闪烁的大道上行人三三两两络绎不绝,已经没有了白天的步履急促,有的只是散缓,有说有笑,,服饰也是白天少有的光鲜漂亮。大道两旁林立的店铺,勾人眼球的超市,散发着诱人气味的饭馆,播放着摇滚乐的歌舞厅,热气蒸腾的洗浴场,烟熏火燎的夜市小吃摊……满足着人们不同的需要。  由宋晓晨选择,赵大顺跟着她从望江楼上下来来到江北大街中段一家“钟家餐饮店”,看来宋晓晨经常来光顾这个餐饮店的生意,她一进来就有一位穿着时髦的年轻女郎满面笑容地迎上来热情地说:“晨晨来了,去雅间坐,烧烤马上就好。”随后宋晓晨和年轻女郎说笑着径直走进了里面一间装修考究的小屋子,赵大顺也紧跟着进来了。“今天说好了是我的老同学请客。钟姐,我喜欢吃什么你是知道的,尽管叫服务员给端上来,反正花费不由我掏。”宋晓晨回头看了看脸色泛红的赵大顺狡黠地故意提高嗓门给身旁这位身形和她差不多苗条的女郎说。钟姐会意地笑了笑,言道:“这是你的老同学呀!我可是知道你还从来没有单独和一个男孩来过我这里,看来你的这位老同学非你一般的同学朋友。”钟姐说完招呼神色有点拘束的赵大顺说:“不要站着,快坐呀!”赵大顺笑了笑顺势在餐桌旁坐定。  钟姐倒了两杯茶水给他们。“我过去看看给你们把烧烤烧好了没有。自己人就随便些,不要客气,茶喝完了就自己倒。”说完她出了雅间。  “看来你和她挺熟的?”赵大顺问宋晓晨。  “那当然,要说我和她的关系嘛,以后再给你说。”宋晓晨依旧狡黠地看着赵大顺。  烧烤终于端上来了,宋晓晨不等服务员摆放在餐桌上就从搪瓷盘里拿了两串烤羊肉分开一串递给赵大顺,一串喂到自己嘴里嚼了起来。烧烤的花样很多,除了传统的烤羊肉,还有烤鸡肉,烤虾条,烤鱿鱼,烤牛肉等等肉食类,以及烤魔芋豆腐,烤蘑菇,烤豆腐筋子,烤青菜等等蔬菜类,烧烤的味道十分爽口,赵大顺的味觉告诉他这是他长这么大吃得有味的一次。慢慢地吃着喝着,茶水也换成了饮料,生活的惬意此时在两个青年人的身心里荡漾。“这一串烧烤多少钱?”惬意中的赵大顺想到了什么,迟疑着不想说但是想想自己兜里有限的资源还是说了出来。正在兴头上的宋晓晨边嚼着烧烤串边做了个鬼脸朝赵大顺眼神怪怪地看着,她笑了笑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你不觉得这里的烧烤别具风味么!既然风味独特,那当然价钱上就不会比别的地方便宜。呵呵”她的回答模棱两可,答非所问,弄得赵大顺白皙宽阔的脸庞瞬间像涂抹了绯红色的颜料。他只好默不作声,心里想着一会该如何应付买单的尴尬,她和店老板是那样的熟悉,他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在她的熟人面前难看,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真是一个无能之辈竟然连顿饭钱也付不起。他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处理才不至于使他陷入被动。  “晨晨。”大学里他一直这么叫她,“我,我来报到的时候没有带多少钱,你看,你看能不能借我点,就这顿饭钱。”一向说辞流利的赵大顺这个时候也有点结巴了,“本来,本来我打算来报到后就用身上带的二十元钱将就着过几天,如果不够就问朋友借点,到领了工资后就还上。”他的脸红到了耳根。看着几十串他和她当一顿饭吃的烧烤,按照市场上的三毛一串,再加上几瓶饮料,他估摸着二十元钱是难以低档的,更何况看着这座装饰考究别致,十分宜人的三层楼的店铺,加之烧烤味道如此养人,价格高出外面夜市里露天烧烤摊上的价格,他没有了看宋晓晨的勇气,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我……我只是一会不想让你在熟人面前难看,你嘲笑我不要紧,问题是你的朋友要是因为我付不起饭钱嘲笑你,我可是心里受不了。”  “嗨嗨,好呀!你没有钱还敢硬撑着答应请我吃饭,好你个赵大顺老同学。呵呵”宋晓晨用玩笑的语气说完,从精致的女士挎包里给赵大顺拿出了二百元钱递给他,“给,别不好意思,你家里啥情况别人不清楚,我宋晓晨还不清楚么。”看着虽然抬起了头,却还愣愣地不好意思接受的赵大顺,宋晓晨站起弯下腰拉过他的左手硬是塞给了他。“谢谢。”他感激地看着她,这一次又是她帮助他解了困。“没啥,没钱了就给我说,我少花费点就给你省出来了。咱俩谁跟谁呢,还计较什么!”这次宋晓晨说话的时候,神色郑重地看着身旁坐着的赵大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流泻得满是深情。  吃饱喝足之后赵大顺买单,谢过一再挽留他们多耍一会的“钟家餐饮店”的钟姐,时间虽然过了夜里十点,但是来餐饮店的顾客仍然络绎不绝,走出店外阵阵凉爽的秋风抚过赵大顺的脸庞,他红彤彤的脸色才慢慢地恢复正常,夜色笼罩中他跟着宋晓晨朝她的家里走去。  宋晓晨的家离钟家餐饮店不算远,顺着江北大街朝清凉车务段的方向走过三十来步,然后右转拐进一个小街道走上十来米再左转就到了一处名为“静怡苑”的住宅小区,霓虹灯做成的“静怡苑”三个字样在夜色中闪烁着五彩光芒。懵懂中跟着宋晓晨来到她的家里,赵大顺只记得这是一栋楼的三楼,俗话说“金三银四”,房子买在三楼可是好楼层,进到屋内顿时有一种淡淡的花草香味沁入腑脏,赵大顺为之精神一振。宋晓晨开了灯,水晶灯柔和的光辉立刻弥漫了整个屋子。“我去洗浴,你休息一会等我洗完你也洗一下吧。”宋晓晨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眼神柔柔地看着他,轻声说。走到洗浴间,她回头向他莞尔一笑,大脸盘顷刻如绯红的桃花一般摄人心魄,看着风情万种的宋晓晨,赵大顺也一时呆在那里,感到浑身有一种情欲的火焰正在萌生。“要不我们俩一起……”宋晓晨充满磁性的话语使他一怔,他尽力克制着冲动,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能干出傻事,他一再地在心里念叨着始终不为所动。“你先洗吧,我等你洗完了再洗。”他小声说,语气却是坚决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宋晓晨依然面带笑容撇了他一眼,嗔怒道:“呆子。”随后开了浴室的塑胶玻璃门进去了,里面随即水流声哗哗响起来。 共 26484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羊角疯病哪个医院权威

上一篇:慈悲给自己1

下一篇:那个教室